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我用阵法补天地 > 第1202章、泼风手的真意

第1202章、泼风手的真意

第1202章、泼风手的真意原本以洛天福的性子,是断不会去主动招惹怀子游这等近乎亡命的杀手的,但奈何,被后者追杀了两天,已接连损失两名得力护卫,若再被追上,怕再难有活路。此地机遇无尽,若就此离去,他又有些不甘。难得遇见怀子游不敌战败,负伤惨重的模样,他才决意搏上一搏,若能将之斩杀,也能免了这后顾之忧,甚至,若能将之活捉,逼问出幕后主使,那更最好不过。但他却忽略了怀子游的实力,也欠缺了对怀子游的了解。此般伤势,于旁人而言或许是提不动剑的重伤,但于身经百难的怀子游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他还握得住剑,心中的杀意便不会灭。别说只是两名地魂境后期层面的护卫,就算再强一些,他也浑然不放在心上。受伤的猛虎又岂是两条野狗所能撼动得了的!仅是交手的瞬间,那两护卫便被怀子游的快剑所压制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即使此刻的快剑,还是他手臂负伤不轻的状态下所施展的,也全然不是那两护卫所能抵挡得住的。远处蛰伏的洛天福瞧着自家护卫如此不中用,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心知多半是拿不下怀子游这号人物了。迟疑间,洛天福愤恨的啐骂了一声,随即抛下护卫,独自跑向了深处。不多时,一道擎空令所引的光柱便落了下来。激战中的两护卫瞧此一幕,心陡然凉了下来。一旁,君子雅按兵不动的看着,有着早前的经历,她清楚单凭一人之力多少奈何不了陆风,是以,也只能等着怀子游战斗的结束。陆风同样杵在原地,瞧着君子雅那冷漠孤傲的姿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虽清楚一旦怀子游战斗结束,处境于他将会不利,但插手帮护卫对付怀子游这等事他也同样做不出来,亦如君子雅没有相帮一般。在陆风看来,怀子游并非敌人,而只是个接了杀他任务的生意人,退一万步说,即使他真的成了敌人,那也是个可敬的敌人,联合他人一并对付,亦或是插手帮他对付别人,那对他而言都是种侮辱。但陆风又不能眼巴巴看着形势一步步走向于自己不利的地步思量间,陆风不禁将主意投到了君子雅身上。冲其暗暗散发的那股冰冷杀意,陆风已是确信,他借金雷观金诏牧所布之局,所要散播而出的消息,此刻定还没传入君子雅耳中,如若不然,后者断不会再这般明目张胆的要杀自己。君子雅此刻虽穿了一袭较为朴素的长衫,但其骨子里所散发的那股傲慢,那高高在上的孑然姿态,却全然没有改变,看向陆风的目光之中也仍旧透着十足的轻蔑与厌恶。不知为何,许是因骨子里天生的那份傲意作祟,陆风每次瞧见君子雅这般盛气凌人的孤傲姿态,心中总会没来由的一阵不爽达,本能的便会产生一股不居于人下的念头,想着让君子雅平视乃至仰视自己,挫一挫她的锐气,叫她再不敢流露此般不屑轻蔑的神态。眼下处境,说到底还是因她所起,只要解决了她,即使怀子游还存战意,也当不足为惧。但解决一个人的法子有很多种,并不是非杀之一途。对付君子雅的方式同样很多,她虽高高在上,权势地位背景皆远超常人,但这同样是她的枷锁。基于此般枷锁,最直接的方式,便是让她失尊!接连几回接触下来,陆风已然瞧出君子雅于尊严二字上瞧得比什么都重,不管是君家的尊严,还是她自己的尊严,均是如

此!想让一名女子失尊,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扯烂她的衣服!此法,尤其对有头有脸有威望的名门子弟最为有效!陆风脑海浮现七师兄瑞叶说及此般话语时的猥琐笑容,不由一阵恶寒。但不可否认,瑞叶师兄的成名绝技泼风手,于此情景却万般合适!眼下处境,有着洛天福的护卫、紫霄山的薛紫儿、沉锋谷的怀子游这般多的眼睛在,君子雅一旦衣衫破损,春光难保,定然无颜再逗留下去,与怀子游联合之局,也当不攻自破。有此决意之下,陆风将手中的长剑,甩回了远处的薛紫儿处,而后化作一道黑影直冲君子雅而去。君子雅神色一凝,瞬息间,凌厉的剑气已凝聚至她那两根郁葱般修长的手指尖,三道似雷霆般迅捷的剑芒迸发而出,意欲截断陆风的靠近。陆风身形毫不迟缓,眼看着三道剑芒逼近,也浑然没有闪避之意。直到,第一道剑芒近身,几乎快要擦破他衣服的那刹,他才有所反应。脚步微移,保持疾速近身的趋势不变下,仅是凭着腰腹力量,一个简单的下弯,便轻松闪避了过去。再接下来两道剑芒落来的那刹,应对的方式几乎也如出一辙,左右横挪,展现出了极其惊人的柔软腰肢力量,犹似一棵狂风之中摇摆的柳树,晃荡间便避开了所有的剑芒。待得君子雅有所反应挥舞出一道横扫而来的剑芒之时,陆风已成功逼近四米之内。面对这一横扫而来,几乎要将他拦腰砍成两截的凌厉剑芒,陆风依旧维系着一贯的风格,以着这套记载于泼风手的闪避技巧来应对。在剑芒几乎及身的那刹,他整个人都为之贴到了地面之上,腰肢与地面几近成了平行之势,彼此相隔不过一拳之距。君子雅瞧着这一幕,瞧着陆风那略显狼狈的模样,以为后者是借着伏地间隙闪避她的这一剑,正当抬手间意欲补上一击,彻底将他轰击回去的那刹,却是发现陆风自伏地的那刹起,其逼近的速度压根就没有中断。不仅于危险关头避开了她拦腰的一剑,还在下腰伏地的节点,借助双脚蹬地借力维系住了进攻的趋势。这让得君子雅不由脸色一变,瞧着陆风刹那间便似一条草里钻出的蛇直朝她下盘攻来,连忙弃剑转掌,朝其探向自己脚踝的手爪轰去。砰!凌厉的掌势轰得面前的土壤泥尘横飞。但却并没有半点击中人的实质触感传回。陆风于那凌厉剑掌落下之前,已然拍地而起,犹似鲤鱼跃龙门般一个后仰腾翻,跃到了君子雅的身后,并于落地之前,已是于掌心凝聚起一股力道。但陆风却并没有赶在君子雅收势前偷袭而去,此般仓促间所提的掌势,威势实在弱的可怜,就算击中,也断不可能给君子雅造成太多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恐会被后者借力拉开距离。是以,陆风依从着泼风手赖皮的精髓,将此掌势化作了一份诱导,犹似钓鱼一般,引诱起水中的君子雅。对于泼风手,陆风虽然练得不具太多火候,但对于其精髓所指,印象却是极其的深刻。那段时间,七师兄整日显摆嘚瑟时所提及的那句想练好泼风手,就不要一味想着杀敌也始终铭记在他心头。比起杀敌,泼风手所侧重的,是攻心!让得敌人于内心深处,产生忌惮,动手时心存顾忌,畏手畏脚,难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这才是泼风手真意所在。是以,这些年来,在诸多此宗门级别的战斗中,七师兄瑞叶更多的也都是在充当着一个辅助

的角色,给同门的其他师兄师姐们创造着良好的进攻环境,给对手施加着心灵上的压力。眼下。诱饵已下,就等君子雅这条鱼张嘴了!陆风等候着君子雅收回掌势的那刹,估摸着时机已至,才拍落手中的掌势。前后虽仅是不到半次眨眼的间隙,但陆风却可以确信,以君子雅的实力和反应,定然能察觉到背后的这一掌,也定能感受到他于出掌那刹的迟疑。以君子雅谨慎的性子,定不会忽略对手这短暂的一瞬变化。而这,正是陆风所要的!即使君子雅此刻还是选择硬挨这一掌,并借力后撤。陆风经过那刹短暂的调整,也已然可以跟势而上,补上更为凌厉的一击,而不至于被轻易拉开。君子雅起初也确如陆风所预料那般,想着借力闪避拉开距离。但在察觉陆风出掌时那瞬息的迟疑之下,为防有诈,打消了此般念头。转而选择了迎面而上,盘算着正面接下这一掌,并抢在陆风有所反应前,再补上一掌,借轰退对方来拉开彼此之距。陆风冷眼瞧着君子雅抬掌反击的架势,心中不由一乐。“上钩了!”眼看君子雅凝聚的掌势就要同自己碰撞在一起的那刹。陆风突然手腕一震,手中所蓄的微薄力道尽数消散,转而手掌犹如丝带般弯转,避开了君子雅的掌势不说,还借机朝着她的手腕缠了过去,并于出掌的那刹,曲指成爪,直扣后者脉门而去。君子雅见状,心下陡然大惊,脚尖猛地朝地一点,朝后飞掠。却不料,陆风一个飞身跟着掠近。呲啦伴随着一声锦布碎裂声响彻。君子雅脸色陡然大变。陆风那曲指成爪,以扣脉门的狠招,竟仍旧是一招虚招,目的并不是擒拿,而是在她手臂上的衣衫!一爪之威,虽不至于伤经断脉,但因挣脱慢了半拍的缘故,让得君子雅半条胳膊上的衣衫,尽数化作了布条!其下光滑细腻的肌肤,也展露了出来。散发着白花花的光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