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我去古代考科举 > 第574章 援救

第574章 援救

丘怀信痛的嘶了一声,抬手一摸脖子,指尖赫然是殷红的鲜血,也幸好那刀被禁龙卫的暗器给打偏了,否则即便穿了护甲,背后那一刀砍下来,丘怀信也会身首异处。

“无妨,只是皮肉伤。”痛归痛,可丘怀信也知道这个时候顾不得伤势了,父亲的亲兵里出了叛徒,而且还要杀自己,这才是大事。

石松仔细看了一眼丘怀信脖子处的伤口,被刀口划破了皮肉,流了不少血,好在没什么大事。

“多谢湛小姐出手。”石松郑重的对湛非鱼行了一礼,正因为太信任老爷的亲兵,所以石松当时也没有防备。

一想到自家公子差一点在自己的保护之下被人刺杀了,石松面色凝重到了极点,右手握紧长剑,此刻除了湛非鱼的人,其他人石松是半点不敢相信了。

“我这里有止血药。”湛非鱼从何暖手里拿过药瓶递给了丘怀信,随后目光看向闪耀着火光的通道,“先进屋处理一下伤口,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

进入地字五号房,湛非鱼打量着这布置简单却透着华贵的房间,除了通道这边的一道门之外,这屋子也就一扇窗户,窗户外就是一楼,避免了被人偷窥。

不同于普通屋舍的窗户,里面是用玉石切割打磨而成的滑片,只要推上就可以把窗户遮的严严实实的。

喊价的时候则可以把价格写在纸上,门上留了一个活口,和盛轩的人会替屋内的买主喊价。

何生进屋之后也快速检查了一遍,确定屋子里没有任何机关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至于桌上摆的茶水、糕点、果子,湛非鱼就算再心大也会食用,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下药。

不到两刻钟,合盛轩二楼二十间房间都已经有主了,至于有些身份不够又想凑个热闹的则只能坐在一楼的大堂喊价。

当几个捕快抬着箱子走过来时,原本有点嘈杂的大堂瞬间安静下来了。

湛非鱼透过窗户看向下楼,即使隔着远也能看到箱子上贴的封条,而且箱子同样是三把锁。

不管是陶大人,还是焦知府,亦或者是布政使司的人,除非说是三方的人同时拿出钥匙,否则谁也没办法把箱子里的东西拿走。

“阿暖,你说老太爷的人如果动手,会选择什么时候?”湛非鱼问道,目光依旧看着楼下。

和盛轩的房间号是买主自己抽的,但只要买通和盛轩的人,想知道自己在哪个房间并不难,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即使利诱不成还可以威逼,普通人都怕死。

“小姐放心,我们的人都已经部署好了,而且外面也有丘大人接应,只要他们敢出现必定有去无回。”何暖虽然也担心湛非鱼的安危,可比起之前在府衙,如今把地点换到和盛轩其实更安全。

把这箱东西竞价卖出去的主意是小姐临时出的,之后何生就派人来和盛轩盯着,毕竟最适合的地点只有这里,仓促换了地方,不管是老太爷还是其他人都来不及部署安排。

湛非鱼点点头,如果老太爷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么必定会在竞价之前就动手。

这时箱子还没有打开,而且就放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一旦发生混战,其他人必定是冲着箱子去的,老太爷倒不用担心有人碍事。

可如果老太爷也想要这信物,只怕会选择在竞价之后再动手,那时不少人已经买到了几件东西,必定会趁着混战往外撤,老太爷只怕安排足够多的手下守在外面,来一个杀一个,必定可以夺走不少东西。

另一边的房间里,丘怀信此刻也坐在窗口看着楼下,房间里除了石松之外还有两个丘家的侍卫。

“公子喝茶。”石松倒了茶水递过来,看着检查屋子的侍点了点头,这才对丘怀信回禀道:“房间里没有机关,这门也是特制的,只要从里面锁死了,一时半刻的外面的人进不来。”

至于这窗户只要从里面把玉石推上,不管是暗器还是迷烟都射进不来,而且窗户不过两尺长一尺高,不说成人,即便是个孩子都很难爬进来,尤其是这窗户在二楼,更加确保了房间里买主的安全。

丘怀信懒散的靠坐在椅子上,“行,一会如果真有危险我们就不出去,等到援兵来了再说。”

这援兵不单单指黔中道府衙,还有三司的人,想必到时候丘大人会亲自出面,即便佘指挥使和丘家不和,但有丘大人坐镇,也不会出乱子。

“各位贵人安好。”站在高台上的掌柜的朗声开口,一身湛蓝色长袍,文质彬彬的更像是个儒雅的读书人,“鄙人姓贾,是和盛轩的掌柜的……”

这边贾掌柜的刚说了开场白,突然,一道利器破空的声音响起,瞬间不管是大堂还是二楼之上,所有的人都戒备来。

哐当数声响之后,原本灯火明亮的大堂瞬间暗黑下来,也就二楼这些小窗户还透出一点光亮来。

这是有人用手弩射掉了墙壁上的蜡烛。

“小姐,关窗!”何暖突然开口,声音落下的同时手上动作更快,咔一声就把玉石片推上了,然后从里面扣住了。

有几个房间的护院警觉性不够,动作慢了片刻,而夹带着药粉的弩箭咻的一声通过窗户射了进来,楼下大堂的人便听到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因为二楼的窗户基本都关上了,没有光亮照射出来,整个大堂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混战也同时爆发,

几乎在同时,大堂里的众人都向着贾掌柜的方向扑了过去,不用说都是冲着箱子去的,一个个都想要趁火打劫。

湛非鱼把窗户开了不到一寸的缝隙,一点点光亮透了出去,但湛非鱼半也不怕敌人的弩箭能射进来,有何暖在一旁,弩箭从一楼还没有射过来,何暖就能再次关上窗户。

“果真是趁火打劫。”听着楼下的厮杀声,湛非鱼继续开口:“说不定这是逼着我出去。”

如果据守在房间里不出去,楼下可有三四十人在厮杀,箱子里的东西被抢夺一空只是时间问题。

果真,这边湛非鱼刚和何暖说着话,其他房间的门就打开了,出来的人不但脸上戴着着面具,头上也扣着披风的连帽,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奔着箱子去了。

“有人放火!”

喊叫声再次响起,原本只是三四十人在厮杀抢夺,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大堂竟然又多了二三十人,他们同样也都是戴着面具,身着黑色披风,只是左手却多了一个坛子。

随着坛子被砸在墙壁、桌椅上,啪啪碎裂之后,火油的气味就传了出来,而随着火折子的点燃,漆黑一片的大堂倒是被火光照亮了,伴随而来的就是火焰和浓烟。

丘怀信本打算龟缩在房间里不出来,可一旦有人放火,再不出去估计不是被烧死就是被浓烟给呛死。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石松面色凝重,隔着门问道:“是谁?”

“明月松间照。”门外传来了对暗号的声音,这正是今日丘家的护院还有死士出发前才知道的口令。

石松右手依旧握着长剑,看向窗口正在往下面看的丘怀信,“公子,接应的人来了,我们闯出去!”

对比其他人冲着信物而来,丘怀信更像是凑数的,所以有丘家的人护着,丘怀信要安全的闯出去并不困难。

“走!”丘怀信应下,随即跟在石松后面往外面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