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裂天空骑 > 第372节-汉江的老朴

第372节-汉江的老朴

04队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卧槽……

人不可貌相,涮涡水不可斗量。

小姐姐看向人群中间一脸目瞪狗呆的毛利小妹子,表情和目光转柔和,说道:“毛利美心,你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想抽你的耳刮子,这是……不会错的,你一定要小心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鬼!”

说完,又瞪向陈非,义正辞严地质问道:“我说的有错吗?陈非先生,当时你是不是有这个念头?请!说!实!话!”

当即一副不许骗我的表情,a级异能者的威胁力满满。

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毫不客气的发作,就是想要提醒一下04队,他们之中藏着一个心怀叵测的坏家伙,千万不要被所谓人畜无害的表现给骗了。

所以定时炸弹,还是早点儿引爆的好,免得把所有人都给坑了。

“呃!有的!我现在还想掐死你呢!”

陈非面不改色的说着大实话。

“哼!”

满满的恶念扑面而来,金发小姐姐报之以冷笑。

在a级异能者面前,区区一个b级,连反抗资格都不具备,直接一巴掌就能拍死。

“诶?陈君,你当时真的想要抽我耳光吗?”

毛利美心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恐惧和愤怒,只有惊讶和诧异。

“抱歉,我的脑子总是控制不住会冒出一些奇怪的念头。”

陈非坦然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耸了耸肩膀。

他曾经是一个乖宝宝来着!

“看来陈君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呐!”

毛利美心的小脸蛋浮上了两朵红云,衬在两颊。

“等等,你这是什么表情?”

这回轮到原报到处的金发小姐姐突然觉得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儿。

不止是毛利美心,就连04队的其他人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她方才的残酷揭露。

wtf?!

这些是什么鬼反应?

不应该是当场划清界限,再恶狠狠的斥责与批斗一番,最后一脚踢出团队吗?

怎么连一点儿正常些的态度都没有!

“诶?你不会怪我吗?”

陈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和揭穿自己的金发小姐姐态度出奇一致。

毛利美心一脸感激的笑容,说道:“我还以为陈君会打算斩下我的头颅,没想到只是打一个耳光,让陈君讨厌了,是美心的错,不过陈君并没有打算杀死我呢!”

双刀小妹并不是一个人前人后两张脸的人,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从不遮遮掩掩。

她通常表达厌恶的方式,往往是一刀剁掉对方的脑袋。

如果只是吃一个嘴巴子,简直是太温柔了。

富士安全集团在阿非利加的地面作战处副课长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真的被其萌萌哒的外表所迷惑,大概率是脑袋落地的下场。

陈非:“……”

这个萌妹子太温柔了,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金发小姐姐:“……”

“切!我当是什么大事呢!这里的人,谁手上没沾过血,心里生出过恶念。”

a级金系异能者基特利瞪大了眼睛之后,嗤之以鼻。

这个长得还算好看的金发妹子大概是在哈布拉夫待久了,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人心险恶,有人想要抽耳刮子这种事情也好意思拎出来上纲上线,真是吃饱了撑的。

黑大个儿阿普吸了吸鼻子,耿直地说道:“我杀的人多了,难道我就是恶人吗?”

亚德里安也赞同其他人的观点,说道:“智慧种本来就是光明与黑暗为一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彼此依存,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善和纯粹的恶,瞬息数念再正常不过,不要只看心里在想什么,关键还是要看最后真正的做了什么。”

“圣光就一定是正义?抱歉,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

圣光骑士华尔特·山姆摊开双手,他从来就不是什么迂腐之人。

打着正义的旗帜,干着见不得人的坏事,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连例子都懒得举,遇到这样的家伙,无需多言,直接一剑斩杀。

“陈非,不是坏人!”

哪怕对方炸了第三纪元文明最高议会的遗址,尼安德特族长巴斯安依然还是不打任何折扣的实话实说。

反正如今都已经成为了变异体的肮脏巢穴,炸飞了倒也干净。

关于这一点,族长大人倒是挺想的开。

“你们……”

金发小姐姐无语的看着众人。

“04队是全员坏人哦!”

傀儡师乔希普脸上笑嘻嘻,不是好东西。

他也是a级精神系异能者,只不过和这位金发小姐姐的擅长能力并不太一样,但是都属于精神系异能的范围内。

“嘿嘿嘿……”x10!

一群人彼此心照不宣的坏笑,大家都是一伙的,行动步调完全一致。

倒不如说“猎熊特别行动部”的考核还是挺成功的,不仅锻炼了个人与团队的应对大量变异体的能力,也使彼此之间的默契更上了一个台阶。

“祝你们一路平安!”

金发小姐姐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去。

“呵……”

陈非长出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我以为只有自己是不正常的,没想到你们才是。”

众人的所作所为充分诠释了善恶一体,直接气跑了小姐姐,就连陈非也有拔腿就跑,远离这些蛇精病的冲动。

“不疯魔,不成活,执念让我们拥有了魔法、战气和异能,也让我们的心灵异于常人,拿普通人的那一套来衡量能力者,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亚德里安·本杰明走了过来,伸出手拍了拍陈非的肩膀。

小鸟儿扑扇着翅膀蹦跶了过来,用小巧的尖喙啄着他的手,宣示自己的主权,陈非爸爸的肩膀是它的,领土完整不容侵犯。

“可爱的小家伙!”

净光雀的物理攻击力为零,自然是被啄得不痛不痒,亚德里安一脸笑眯眯的想要去摸摸这只小鸟儿,突然看到尖喙里面闪烁着可怕的光芒,脸色登时一变,吓得连忙缩手。

尼玛!

他这才想起来,这么个小东西才是04队里的真正凶物啊!

-

蓝星全球联合防务委员会拥有的飞舰数量其实并不少,但是大多在全球各地执飞,留在洋洲大陆的,仅有区区四五艘罢了,负责的飞行任务各不相同,没办法为“猎熊特别行动部”将每一支派遣队伍专程送往各自的目的地。

所以出行不得不依赖于民用航空渠道,毕竟民航飞行器的数量要远远超过联合防务委员会,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都有。

次日中午,04队全员带着各自的行李搭乘往返于哈布拉夫与牧羊城的运输飞舰,然后乘坐民用航班,一路往北,从南半球飞往北半球,全程12个小时,于凌晨3点多钟,这架直达航班终于降落在了高丽半岛的金刚山国际机场。

“猎熊特别行动部”为04队准备的民航机票考虑到了休整时间,让他们可以在金刚山本地逗留两天,比如说倒倒时差,吃吃喝喝,短暂的旅游一下,浪一浪什么的。

原本就十分适应空中飞行的陈非倒是不觉得长途飞行的辛苦,民航喷气机的稳定性和舒适性虽然比大型飞舰要差上一些,但是依旧比他曾经驾驶过的战斗机驾驶舱舒服多了。

和04队的其他人一起在机场附近的酒店订了房间,陈非却并没有在客房里面多待,带着小啾在酒店门口召来了一辆无人出租车直达火车站。

从金刚山到汉江市,快速火车只需要两个小时,几乎须臾就到。

从汉江市的火车站一出来,陈非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接通。

“喂!猜猜我是谁?”

手欠的陈小二到底还是免不了这样的恶俗行径,他的声音极大,自然而然的招来了周围路人的嫌恶目光,这特么谁呀,打电话这么嚣张,好想把这个家伙捶一顿。

把人捶一顿的恶念仅限于在心里想一想罢了,终究还是没有人下定决心付诸于实施,毕竟要是把警察给招来了,多半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咦?陈非!

!是你啊!哈哈,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等等,让我猜一猜……”通话对面那人迟疑了一下,立刻惊喜交加的喊了起来:“你,你是不是来了汉江?”

“bingo!正好路过,顺便过来看一看。”

陈非打了个响指,继续说道:“你在哪儿,我这就过来!”

难得再见到昔日的同事,朴爱华激动地说道:“别!还是我来接你,你在哪儿?汉江机场吗?我马上开车过来!”

“阿西巴,能不能安静一点儿,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

通话中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喝斥。

“嗯?老朴你在医院啊!有谁生病了吗?算了,还是我过来吧!我就在火车站,刚出站没多久。”

陈非还没说完,肩头的小鸟儿也叫唤了一声。

朴爱华带着歉意说道:“火车站吗?那,那好吧!我把地址发给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他随即又高兴地说道:“小啾也来了,好久没有见到它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