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三国开局斩关羽 > 第四三五章 这一巴掌,多少带点私人恩怨

第四三五章 这一巴掌,多少带点私人恩怨

张横死了。

带着强烈的恐惧,迷茫与不甘。

明明自己都要斩将了,结果却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被人杀人……

弥留之际,他忽然间想起,华雄这厮,乃是杀向了梁兴那里。

结果这样快就从斜后方杀到了自己这里,飞起一刀就将自己给解决了。

这是不是说明,梁兴也已经遭遇了华雄的毒手,先一步死掉了?

应该很有可能,不然华雄不会过来的这样迅速。

在意识到了梁兴,极有可能死在了自己前面,张横忽然间就没有那样恐惧和不甘了……

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张绣,以及那些围杀张绣的张横部下,一时间都呆滞了。

什么情况这是?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张横,竟被人一刀就给秒了?

这是谁的手笔?!

极度的震惊之中,众人以至于都忘记了打斗。

纷纷朝着三尖两刃刀飞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华雄骑在战马之上,奔行而来。

所过之处,众多贼人纷纷避让。

让华雄看起来宛若霸王在世一般!

带着无敌的风采。

有人不知死活,在此时对着华雄出手,被华雄随手两刀斩成两段!

纷乱的战场之中,出现了短暂的宁静,然后就是轰的一声!

那些发愣的张横兵马,再升不起什么战心,纷纷逃窜。

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张绣,呆愣之中瞬间就爆发了。

手中长枪疯狂出击抓住机会,顷刻之间就留下四个人!

华雄来到死掉的张横之前,单手握着三尖两刃刀的刀柄,手上稍微用力,就将三尖两刃刀给拔了出来。

握着三尖两刃刀的手腕灵巧一转,张横的脖子已经断裂。

一颗硕大的头颅,飞了上来。

华雄握在手中,看也不看,就将之给挂在了战马脖子下面的铁钩子上。

转头看向了血人一样的张绣。

“将军!我给将军丢人了!”

张绣情绪非常激动,他来到华雄面前,对着华雄施礼,带着哭腔。

他本想斩将杀敌,好好的展现一下华将军部下的风采。

结果却差点死在敌人长矛之下。

若不是华将军在关键时刻赶过来,对他进行了营救,他此时已经死掉了!

这让张绣又是激动,又觉得惭愧。

华雄望着张绣,控制乌骓马上前,来到张绣身边,伸手在张绣的肩膀上拍拍。

“丢人?佑维你可真没有丢人!

一战破落云山,乱战之中斩杀杨秋。

而后连夜追杀敌军几十里!

在这等情况下面对众多敌军,还跟发动冲动,直奔对方主将而来!

而且将敌阵杀破,杀死杀伤诸多敌军。

这怎么会是丢人?

这是无上的战绩与荣誉!

这份战绩说出来哪个敢说你张佑维丢人?

便是我,也一样是觉得骄傲!

面上有光!

华雄哈哈笑着说道,声音带着感慨,与强烈的感染力!

经历了诸多厮杀,方才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面对生死都没有恐惧的张绣,这个时候,听着华雄的肯定与夸赞,忽然觉得眼窝发热,有两行热泪流淌而下。

滚烫的热泪,将他脸上的血污,给冲出了两道痕迹。

“将军……”

张绣的声音显得哽咽,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华雄伸手,再次在张绣的肩膀上拍了拍:“我都知道。

现在,您先退出战斗,去一边找军医治伤!”

听到华雄这话,张绣瞬间就急了。

“将军,我还能打,不过是伤了一点皮毛而已!”

华雄瞥了一眼他身上的几个伤口,这叫只是伤到了皮毛?

“下去养伤!你做的已经足够好了!你伤的重不重,我岂能看不出来?”

“将军,真没事,我皮实着呢!”

张绣继续争辩。

华雄闻言,摇头道:“你还年轻,接下来的战斗,也不是什么生死大战,还不到拼命的时候。

更不能因为这种程度的战斗,对付韩遂这样的对手,就将你的性命给搭上。

不划算,也没有必要。

今后日子还长,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张绣闻言还是想要继续说话,表示自己还能打。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脑袋上被抽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力不小,虽然张绣带着头盔,依然被打的脑袋往前一点一点的。

“我打死你个兔崽子!给我滚到一边去,让军医给你包扎治疗!

再敢冲上战上,我亲手将你脑袋给砍下来!

就你能耐是吧?

将军的命令都不听了是吧?

觉得少了你,这仗就打不赢了是吧?!”

不等华雄再次开口,咆孝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开口这人,正是赶过来的张济。

随着华雄神兵天降,一刀斩了张横之后,张横的部下,纷纷逃窜。

死命抵抗张济的人,也不再拼命,所以张济很快就来到了这里。

方才的景象,他全都看了眼中,那叫一个惊险!

若不是华雄关键时刻赶到,这个时候张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现在,张绣这死孩子,被人打的一身伤,就这还嘴犟,还要接着厮杀,这属实是该打!

心中的担心消失之后,张济此时只剩下了后怕和愤怒。

所以这一巴掌抽的,多少带着一些私人恩怨。

挨了一巴掌,又听到了自己叔父的怒吼,见到了他那狰狞的表情之后,张绣瞬间就老实了。

不再说什么坚持战斗的话。

又被张济抽了一巴掌之后,就被张济的两个亲兵带着,脱离的战场,去治伤了。

华雄见到这一幕,不由的笑笑。

果然,不少时候,血脉压制,还是非常有效的。

他没有多耽搁,对着张济点点头,就接着纵马持刀,在贼人大军之中纵横。

带着兵马,将贼军打的更为混乱。

华雄知道,他此时所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只是张横梁兴,还有后面的韩遂。

必须在韩遂的大队兵马过来之前,将这些贼军给打破胆,打的不成建制。

这样的话,就可以利用这些溃兵去冲击韩遂的大军。

如此以来,接下来他对战韩遂成功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

而且,自己这方的伤亡,也将会减少。

华雄与华雄麾下的将士,本就气势如虹。

而华雄又在第一时间,分别将梁兴,张横两员大将斩杀。

少了人指挥,让这些兵马,更加容易混乱。

一番冲杀之后,被华雄杀的大溃!

被华雄的兵马驱赶着,朝着后方滚滚而去。

不是没有人想要抵抗,想要制止这种趋势。

但兵败如山倒。

面对这种大溃败的趋势,根本没有人可以力挽狂澜。

想要这样做的人,要么被华雄麾下将士盯上斩杀,要么被浩浩荡荡的溃兵冲击,随波逐流,跟在其中一起溃逃……

……

韩遂在后面行军,他自信满满,想要依靠,张横梁兴二人,带领兵马,前去接应溃兵,屠杀华雄追赶的兵马。

通过杀戮,挽回一些自己兵马方兵马连败的颓势。

用来激励士气。

他觉得,此番的行动一定会成功。

没有什么悬念。

简直就是一面倒的碾压之势。

他带着兵马,朝前而行,不疾不徐。

结果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忽然有快马一路疾驰而来,说追杀张绣张济兵马的张横梁兴,遇到了华雄的大军!

而且是华雄亲自领兵!

这是在遇到华雄之后,第一时间,就从前面赶回来传信的人。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正自信满满的韩遂,不由的浑身为之一震。

遭遇了华雄?

华雄这厮,竟亲自带兵过来了?

这个他从来想过的消息,令韩遂彻底懵逼了。

然后就是为之惊悚。

冀县阎行那里,莫非已经被华雄给攻克了?!

不然的话,华雄这厮,如何敢这样亲自带领兵马,越过冀县,做出这等事情?

这……

局势竟已经糟糕成这样了吗?

若是冀县也丢掉了,那自己将华雄给堵在天水郡的打算,也彻底不行了!

真的是伤筋动骨了!

片刻之后,他用力摇摇头,让自己不要多想。

冀县绝对没有被拿下。

阎行不是这样的庸才!

而且,从溃兵那里所得到的消息,是华雄根本就没有攻打冀县。

那么,冀县就更没有被华雄攻打下来的可能了。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华雄知道冀县难打,所以就绕过冀县,前来攻打自己了!

意识到这个事情之后,韩遂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华雄是过于大胆,还是过于狂妄了!

竟然敢将冀县绕过去,来攻打自己。

这等于是将背后,交给了阎行!

而阎行不是一个蠢货,必然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做出一些事情来。

到时间,自己和阎行两面夹击,华雄焉有不败之理?

这就是狂妄的代价!

想通了这些事情之后,韩遂心中大定。

他当下就开始传达一系列的命令,让麾下兵马加速前行。

往前行进两里之后,分为两部,朝着左右两侧包围而去,和梁兴张横一起,对付华雄!

他相信,就算是突然遭遇华雄,依照梁兴张横的能力,也能抵御一段儿时间。

有这段儿时间,足可以自己包围上去!

只要包围上去,三面夹击之下,华雄那厮基本上就注定会被自己战败!

结果,这样往前行进了两里路,还没有来得及分兵,前面就有己方溃兵奔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