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直播流放后,靠冲上热搜种田养家 > 183:结局

183:结局

身中蛊毒,性命垂危。

温子衿满脑子都是杨坚这两句话,只觉得整个人像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中,让她险些昏过去。

【不是吧不是吧!】

【说好了还要锦衣还乡回来娶她呢!什么叫性命垂危?捂嘴哭gif】

【不要刀我!】

【现在温子衿只剩顾言了,只有在顾言面前她才是那个纯粹的温子衿,若连顾言都出事了,那她......】

她一个人在这,该如何撑下去?

“母亲......”

温子衿转过身看向温母,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都颤抖的不成样子。

“我,我要去边关。”

“去吧。”

温母轻轻拍着她,满眼温柔,“去见他吧,现在便去。”

**

边关。

从那日顾言和林惊风‘针锋相对’后,军营上下便传遍了两人不合之事。

紧接着。

有关顾言身份问题,便开始从军中肆意传播开来。

“孤军深入一人扭转战局?只怕是身份另有原委吧?”

“我听说,只有巫族之人才会御蛇之术,他那些蛇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信,几个蛇窝里能掏出这么多蛇!”

“居心叵测!”

起初还未有人在意这些,但随着说的人越来越多,仿佛这就成了事实。

在消息传播后第二日,便听闻顾言和林惊风在营帐内大吵一架,之后,顾言就叛出了边关,投入羊全麾下。

与林惊风里应外合下,将武族一步步引入算计好的险境中,以不足万人之数,坑杀了敌军两万有余!

羊全这才明白,从一开始,他自以为的‘算计’就已经中了别人下怀,走到如今这一步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是我轻信了你!但你的身份,你再清楚不过!即便是做的再多,你的下场也未必会比我好到哪儿去!顾言,我等着你!我在黄泉路上等着看你悔不当初!”

说完这番话,羊全当场自戕。

而顾言也因蛊毒发作,当场晕死过去,众人这才知他为了得到羊全信任,心甘情愿的吃了他的蛊虫!

羊全一死,他亦不能独活,这也是羊全信了他的原因!

**

天色渐沉。

乌压压的黑云遮挡住了半边天空,沉闷的满是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温子衿一路赶来,待走到营帐外时,却忽然不敢上前。

她害怕。

害怕看到他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怕听到任何为时已晚的消息。

“姑娘......”

他已经撑了许久了。

从一回来,军医便说他无力回天,顾公子神色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转头却语气颤抖的告诉他,他想见她。

杨坚声音低哑的催促着,

“姑娘快进去吧。”

“......”

温子衿僵着身子点头,深吸口气,步伐沉重的踏步走进。

营帐内。

此时站着不少人,军医还拿着药碗站在床榻旁。

男人虚弱的靠在那。

脸色惨白,唇瓣乌青,脸黑了,也瘦了一大圈,看起来疲累不堪,哪儿还有丁点之前的模样儿?

“子衿。”

她才进去,他便察觉到她的视线。

猛地抬眸望来,眸底清澈惊喜,似骤然多了几分光亮般。

温子衿眸子一热,很快便被她逼了回去,神色自若的抬脚上前。

“不过几月,你就将自己搞成了这幅狼狈的模样。”

“怪我大意。”

他眉眼温柔,一如之前模样儿,看着她站在不远处,旁边还站着林惊风时,顿时眸子一闪,果断抬手。

“夫人,坐。”

顾言轻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那直勾勾且占有欲十足的目光,让温子衿瞬间无语凝噎。

到这时了,倒还有心思吃什么飞醋!

林惊风眸子微暗,目光从温子衿身上扫过,而后却淡淡的移开了。

“都退下吧。”

“......”

看这情景,在联想到之前听闻的话,众人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一个个倒也没了八卦的心思,无声摇头默默退了出去。

偌大的营帐内,此时只剩下温子衿和顾言两人。

“我还以为等不到你呢,所幸,你来的及时,若再晚些,我便不知要如何收场了。”

“什么?”

温子衿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顾言话中的意思。

【我擦?】

【???】

【???窥屏gif】

顾言见她这般,顿时第一时间握住了她的手,轻咳一声,道。

“我的身份,好似已经有不少人知晓了,虽不欲与我计较,但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能容我在军营久留,更不容我节节高升......”

“所以呢?”

温子衿黑着脸,瞬间反应过来什么般,一字一句,

“所以你想‘以身取义’‘一了百了’?”

“......”

顾言闻声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对着温子衿讨好一笑。

“如今我没法依诺回去娶你,便只能,动了点小心思,引你过来了。”

“那毒呢?”

“毒...母亲自幼便对我以身练毒,早已百毒不侵,更何况,还有你给我的种种医毒,他想以蛊毒制我,是想多了。”

眼看着温子衿的脸一点点彻底黑了下去,顾言连忙抓紧她的手。

“这一番可废了我不少功夫,如今既边关大捷,那我,也不能算失言吧,虽无法风光娶你,但......”

顾言还欲开口,却被温子衿以唇覆上,整个人欺身而上,似后怕,似恼闷。

“你吓死我了......”

她声音微颤。

天知道她在听到杨坚的话后有多慌,在她到营帐前心里有多怕,此时听他绕了一大圈儿,却第一时间想的是无法依诺回去风光娶她,便只觉得心中酸涩难受。

“你已经娶过我了,只是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

温子衿声音低哑。

在她这一语落下后,落在她腰间的手瞬间紧了几分。

“我补给你。”

男人语气微低,眸子定定的落在眼前人身上,微微躬身,便又将唇瓣覆了上去。

营帐内。

温度一点点回升。

营帐外。

笼罩着半个天空的乌云也化作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点缀在大地上,似铺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毛毯般。

毛毯下,是来年的春暖花开。

**

边关大捷。

消息传到京都时,已是月余之后,武族上表投降愿年年纳贡,战事也终于落下帷幕。

圣上论功行赏,在得知顾言种种功绩又‘舍身取义’后,更是予以死后哀荣,封为一品骁勇将军。

而温宁带着证人回京阐明一切后,圣上赦免温家罪责且因温子衿种粮有功欲特召温父回京升职,却被温宁以父母年事已高推辞。

圣上无奈作罢,温家也就此在允州安家落业。

后来。

温宁也从敬天离开回到允州,但却再没有见到过温子衿。

从当初说明一切后,有些事便已经多了一条裂痕,无论再做什么都无法再弥补。

温宁留在了父母身边照顾,听闻年过二十后,对一位姓拓跋的异族女子一见钟情,成亲拜堂,终老一生。

再后来啊。

听闻江南周县多了一户人家。

男子俊美,女子娇俏,宛若一对神仙眷侣般,自称是逃难的夫妻,就此在周县留了下来。

之后女子生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日日欢笑不断,直至年过半百,儿孙满堂,那老夫妻俩依旧如胶似漆,羡煞旁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