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宠妻如宝:夫君好计谋 > 第274章 携手而去

第274章 携手而去

自大婚那日之后,裘彩撷开始明白为何在竹林中住的那些几日脖颈和胸口会出现那么多蚊虫叮咬一般的红痕,因着如今被李梵音反复钉在拔步床上啃了一遍又一遍,幸亏这天气越来越凉,在京中也不必同芜城那般轻纱打扮,否则她还怎么出门?

回门那一日李梵音是丰神俊朗、满面餍足,反观裘彩撷倒是比往常规矩多了,连走路的步子都小了不少。只在无人处,裘彩撷见李梵音笑得张扬气不过一把掐在他紧实的腰窝处,将人掐得个倒抽气方解恨。

裘相将李梵音留在前厅小酌,秦氏则是带着裘彩撷到她旧时的屋子坐坐,裘子楠本是想要一道进来倒是被秦氏中途赶出去了。

秦氏一个过来人,见裘彩撷满面春意哪里爱能不明白,面上反倒是一股得意之色。“你瞧,娘说女子不需得太过钻研这事儿

吧,男子自能得了趣儿。”

裘彩撷闻言不禁瞠目结舌,“阿娘,我今日才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的娘,平素里这话怎么都不能从你嘴里说出来。”

秦氏闻言倒是放得更开了,“如今你也嫁做别人家的妇人了,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你阿爹倒是整宿睡不着,怕你在宁王府受了欺负。你也知道,那女婿可精明得很。索性两家人挨得近,女婿那儿又没有长辈,你多回来走动走动。”

裘彩撷闻言倒是摇了摇头,“芜城的生意总不好假人之手,我与阿公的意思是往后我还是回芜城去,正好李梵音也答应了。待明日进宫谢礼之后便要出发,恐怕是只能逢年节才能回来了。”

“唉。”秦氏叹了一口气,出嫁的女子难免从夫,这女婿倒是由着阿彩性子。“你这般要求,女婿那里可同意了?”

裘彩撷又想起李梵音夜间在榻上便欺

负她便答应下的话顿时面红耳热,轻咳一声假装无事道,“他现下无非得个王爷名头,在哪处都一样。且他不离京那李瑜恐怕还多有忌惮呢,自是无碍的。”

秦氏瞋了她一眼,“你这丫头,再如何那厮同已然成了****,还这般没大没小的。”

在裘府歇了一日,翌日起了个大早,李梵音同裘彩撷二人便进京了。若说是谢恩,李梵音心下倒是觉得这恐怕是那老皇帝做得最为叫他称心如意的一件事了,即便当时他是存心要膈应自己却是歪打正着了。

等了六年,兜兜转转阿彩最终还是被他紧紧捏在手里。

入了午门见到崔英远远迎在石拱门边,见了李梵音的车辇规规矩矩立在右侧道了一声“王爷”。见他仍是一身总管的银袍便知在这场变革中他并没有从权利顶峰上下来,他两鬓的头发已然斑白,一张面孔却是同六年

前没有丝毫变化。

替二人引路到宣和殿,崔英告退前下跪向二人磕了一个头。

裘彩撷自知称不起忙让了一步,李梵音却抓住她的胳膊叫她受下了,在崔英离去后方道:“咱们接下了这个礼也好叫他放心,往后不会再有叫他还恩的机会。”

裘彩撷瞧着他的眼神复杂,不知他背地里行为却只觉得深不可测,有些惶惶地点了点头。

及至殿中唯得李瑜一人坐在九阶台上的龙座上,穿戴一身明黄倒是很像回事儿,不知道为何裘彩撷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便是想笑,但见他身后雕着的两条巨龙腾飞盘旋模样又觉得庄严肃穆得紧,果真好似秦氏说的那般。

昔日打闹的国子监同窗如今已然不可同日而语。

李瑜的面色未变,只居高临下的俯视两人叫目光变得尤为深意,李梵音拉着裘彩撷近前几步。本是御前免贵又是先帝长子的

李梵音对上李瑜自然是不怵的,甚至今日上殿他都带着可作为暗器的玉骨扇。

“本王将携王妃不日南下,特来向皇上道个别。”

一瞬间李瑜显得神情恹恹,分了几分心思打量身量越发纤细抽长的裘彩撷,已为人妇的发髻和带着成熟韵味的眉眼无不在向他昭示着一切都将尘埃落定,奈何不得。

“不知宁王往后会定居何处?”

“尚未可知,且要看阿彩的意思。”李梵音紧了紧握着裘彩撷的手心,惹得裘彩撷对他侧目而视,暗地里较劲儿。

李瑜自知留不住他们自然更是眼不见心不烦,只是当裘彩撷当真要离去的时候他越发觉得怅然若失。登上九重高塔瞧着二人自宣和门到午门一路并肩而去好似将他的皇宫当做个故地重游的景致,李瑜只觉得心间一阵抽痛。

得了太多,自然无可否非。

失的那个,已然再也不回。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