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红尘乱 > 第九十九章:江湖再见

第九十九章:江湖再见

按照最初的计划,把救出来的人都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安置他们上药,吃饭,休息之后,素寒笙找到了羽和沧旻。

“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们。”素寒笙对着两人深深的行了一个礼,羽和沧旻都没有客气和躲闪,知道他是真的很想感谢他们,若是此刻再来一些虚的,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羽扶起素寒笙,笑道:“大哥客气了。”

素寒笙看着他们,无奈一笑道:“今日,想必你们也看到了那个人。”他说的很含糊,不过沧旻和羽还是懂他说的是谁,定然是那个白衣女子。

“她就是伤大哥的人吧。”沧旻接过了话,毕竟能让素寒笙这样的人全心全意的放下防备的对象实在是太少了,这个女子定然是关系不一般,只是,情人的话,年龄感觉好像有点大。

素寒笙苦笑一声,点点头。“是。她……是我的母亲。”

“继母?”沧旻和羽几乎是同时反应,脱口而出。

不过看到素寒笙的表情之后就知道自己猜错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中闪过,不会是……

“不,是我的生身母亲。”素寒笙坐了下来,沧旻和羽却惊得都站起来了。

虎毒不食子,一个母亲,怎么能对亲生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吧。”素寒笙低着头用不太高的声音说道:“母亲和我从小就不亲,她对父亲的态度也一直是冷冷淡淡的,甚至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是那种置身事外的冷漠态度。我一直以为那是她的性格所致,等到父亲去世,我也长大之后,才在一次无意中知道,原来母亲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父亲的,而是在一次遇见之后,被父亲强行抢回家中做了妻子。”

“这么多年,母亲都没有爱过父亲,她只是不得不嫁给他,甚至生下我她都是很不愿意。

听说,在怀着我的时候,她几次三番想要落胎,被父亲知道之后找人看了起来,再生下我之后他们的关系彻底进入了僵局。父亲也开始纳妾,整夜不回来。

别人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宝贝,无论父亲做了什么,母亲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可是,我在记事之后第一次见到母亲,就差点被她用金簪子刺中,她看我的眼神完全没有一点看儿子的感觉,反而像一个仇人,那时我不懂,母亲为什么不喜欢我。甚至听奶娘说,婴儿时期的我也是被母亲伤害过很多次,幸好命大都被人发现,而这一切都只因为我是父亲的孩子,而且随着年纪的长大,我的容貌也越来越像极了她最憎恨的人。

可是,等到父亲去世之后,我们的关系没有了之前那么的****,虽然她还是没有表现出多喜欢我,却也只是冷淡的对待着。没有哪一个孩子不渴望母亲,我甚至为了这样的缓和而高兴了很久。

直到两个月前,母亲对我的态度变了很多,甚至有时候会为了我亲自下厨做些菜肴。”素寒

笙苦笑,眼中的泪不停的滚动,“这是我一辈子,第一次感觉到母亲的爱,哪怕……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可是我还是自己否定了,只是一心一意的觉得,这是母亲对我这么多年的补偿。直到,那一晚喝了汤之后,身体突然开始虚软,看着她一脸冷漠的把那把匕首刺入了心口,那种疼,简直比死都难受。”

“幸好外面埋伏的人功夫并不算太厉害,不然,我根本没有命逃出来。”

心在那一刻是真的死了。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刺入心脏的一刀,这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更伤心,更残酷。

之后素寒笙又说了很多,沧旻和羽都是安静的听着,他们知道,他的心里积累了太多的委屈和压力,这样的委屈和压力在这个时候正好可以释放一些,虽然帮不了他什么忙,至少可以让他的心里轻松一些。

等到一更天,素寒笙打住了话匣子,他抱歉的笑了笑。

“抱歉,让你们见笑了。”

羽摇摇头,“大哥客气了,你愿意和我们说这些,代表你信得过我们,我们很高兴。”

“时候不早了,那你们早点休息吧。”素寒笙说着就向外走去,摆脱了一直藏在自己心中,却无从和人说起的心事,顿时轻松了很多。

“好,大哥也早点休息。”送走了素寒笙,羽回头,发现沧旻真抿唇安静的坐在一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呢?”

“我一直觉得,我的母亲一个是世间最不称职的那一个,谁知道今日和素寒笙比起来,我居然发现自己好太多。虽然她不爱我,可是至少没有想过要杀我,而且我还有运气,遇到娘亲。”

“你终于舍得说她的事情了?”羽笑着开玩笑,眼中却是真的笑意很浓,这是沧旻第一次肯主动提到她,最让她高兴的并不是提到她,而是这意味着沧旻开始放开心中的事情,让自己走了出来。

虽然这样说不厚道,可是,她还是想说,很感谢素寒笙。

若不是他今日这一番话,沧旻大概还是没办法克服自己的心魔。

“对你,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沧旻笑着把她搂紧,其实是希望从她的身上得到一些力量。

“真的吗?那你说,我听着。”羽笑看着他,安静的靠在他的怀中。

“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只是从父亲那边听说母亲是大陆最美的女子,父亲的书房中挂着一幅他亲手画的画像,画中的女子真的很美,那时候很渴望见一见母亲,这样的女子是自己的母亲,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自豪啊。年少时很喜欢下山,从未想过有一日会在那样无意中见到她。”

那一日听说皇帝最宠爱的皇后来国寺祈福,他就偷偷的溜进了戒备森严的寺庙,可是寺庙很大,转了一会儿都没有见到那个皇后,他就开始到处乱逛。

然后他听到了不远处有幽幽的琴声传来,循声而去,看到的就是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美丽背影。

子正在弹琴,看不到的模样却可以从她身上穿的衣服看得出,她应该就是那位皇后。她的身边站着一个比自己大一点的少年,眉眼居然很熟悉,虽然他一直很自恋,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少年也是少见的好看。

那时候他还在想,这世间怎么会有人和自己一样好看。

等到女子弹奏完一曲,那个少年开口叫她母后,他才知道原来这是她的儿子。

本来看到一个皇妃,一个皇子,并不算什么,他也打算走了。

却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子站了起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转身,却让他看到了她的容貌。

那一刻仿佛被雷击中似地,沧旻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的轰鸣声不断,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一直渴望见到的人居然在此刻见到了,可是,她却是别人的皇妃,别人的母亲。

那天他魂不守舍的回到了玉凌,闯入了父亲的书房,质问他这件事情,第一次和相依为命多年的父亲大吵一架。

难怪父亲说什么都不肯透露任何关于母亲的事情,甚至不让他去找,连这样的念头都不准有,原来……一切居然是这样!

母亲和父亲遇到之前,就已经是别人的皇妃,甚至育有两个儿子。

那时母亲被匪人绑架,被父亲无意中救了,一个是大陆第一的美男子,一个是大陆最美的女子,两人就在那样破败的地牢中一见钟情了。

母亲被父亲带回了玉凌,玉凌本来就够偏僻,加上之前的事情,所有去救母亲的人都以为歹徒内斗,有人把母亲转移了地方,可是这地方转移的有点神奇,居然完全没有了头绪。

那个皇帝也一直没有放弃,居然一直不停的寻找,一直到一年半之后,皇宫重新迎回了自己的皇后,而那一年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没有一个人问过半句,甚至没有一点流言蜚语传出。

这一年半的世间,她生下了沧旻,本来很早就要回来,可是在离开的时候发现怀孕了,没有流掉孩子,决定生下来,这才耽搁了那么久。

皇宫险恶,现在她是皇后可能皇帝不会变心,可是她若一直不在,只怕她的两个孩子别说位置,连骨头都会被肯没有。

父亲说他懂,所以,放母亲离开了。

羽安静的听着,想起那个凌厉而强势的女子,那样的女子手段确实不容小觑,不然如何能够抓住一个帝王的心,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还没有动摇过。

也许动摇过,只是这些事情都没有人会对外人而言,更何况,动摇过又怎么样,最后赢得那一个人依旧是她,这一点就足够了。

“你恨她吗?”

沧旻摇摇头,“小时候恨过,后来,呵呵……”他轻轻一笑。“长大后才发现,原来,那根本不是恨,而是羡慕和嫉妒,嫉妒雪逸风他们也那样的运气得到她的宠爱,你不知道,她看向雪逸风的眼神,我永远记得是那样的温柔。那……本来也该是我的母亲,可是却从未感觉过那

样的温柔。”

“傻瓜,不要怎么想,其实,她是爱你的。”羽摸摸他的脸,让他别胡思乱想。

“丫头,你不用安慰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没有那么脆弱。”

“谁安慰你了,想的到美,我只是在说一些事实罢了。”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沧旻无辜的摸摸鼻子,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难道不是安慰是什么?

“虽然她没有正面的对你说过温柔的话,甚至可能都没有见过你,可是在她的心中,也许对你的在乎比雪逸风他们还要多。无论是对一直被丢下孩子的内疚,还是其他。”

“你这话,还不是安慰是什么。”沧旻抿唇,这话怎么听都是安慰好不好。

“我只是想说,你毕竟是她和你父亲爱情的结晶,如果你父亲说的没有错,那么他们之间是有爱情的,对于和爱人所生的孩子,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真的放下。”皇帝的女人,虽然都在百般讨好着他,可是真的算得上爱情的,只怕少的可怜。

很多的人都是被逼不得不对这个男人示好,为了家族,为了地位,为了子女,就算有爱,在那样的地方,只怕也早就消耗殆尽了。

“我不知道。”沧旻摇摇头,他没有感受过她的爱,他真的不知道。

虽然笑娘一直对他很好,他也觉得那就是娘亲,可是,对于生身母亲,总是还有一种骨血里的依恋,只是,长大了,那份依恋也就越藏越深,深到连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就拿玉凌来说,那么多的土地,为什么只有那一块会被划分成私人领地,那可是在皇城,不是在其他的地方,在天子脚下划地盘,这种事情,只怕是谁都无法同意。玉凌也是在你这一辈才被划出来的,你记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

被她这么一说,沧旻也想了想,说道:“好像是在先皇驾崩的第二年,新皇继位,太后辅政的时候。”

“怎么样,现在懂了吗?那是她送给你的。”羽说完,却没有等到沧旻的回答,只觉得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温热的眼泪渗透了衣衫,沾到了肌肤上,让人的心微微一疼。

一个母亲,怎么都不可能真的对自己亲生的孩子没有任何的感觉。

就连素寒笙那个拿着刀刺入他心口的母亲,羽都觉得并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情。

那个看到素寒笙会垂下眼帘,全身克制不住颤抖的女子,怎么可能是真的冷酷到杀了自己的孩子都面不改色。

她记得素寒笙的伤口,偏离心口并不算很远的距离,可是却是伤的重但是不致命,他身上中的毒她自然也知道,解药还是她配置的,那个药如果服用的计量大一点,别说中了一刀还能和人打斗逃走,直接就会休克死亡。

那个女人虽然一直很憎恨毁了她幸福的男人,甚至讨厌这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儿子,可是对于这个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的儿子,她的心中还是在乎的,不然不会在他没有任何防备

的时候还偏了匕首,甚至只是放了一点点的计量,只是够他觉得不舒服,可是并不影响功力或者其他。

只是,她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处于怎样的心态才能刺出那一刀,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她的事情,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样做,之后是怎样的后果,想必她早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与人无尤。

“丫头,谢谢你。”沧旻带着鼻音的声音,从肩头传来。

远远的,仿佛从天边传来似地。

谢谢你说的这些话,为我想了这么多,哪怕就算一切都是我们想出来,假的,还是谢谢你。

至少让我曾经感觉到过母亲的爱。

羽淡淡一笑,“客气什么呢。”

“丫头,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不会惹你生气,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对于沧旻突然说出来的话,羽第一反应是傻掉。然后这才抬头看向他,那双熟悉而真诚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甚至其中还有没有拭去的眼泪。

“怎么,如果我不答应你,你就不会对我好吗?”羽微微挑眉,带着些小女儿的挑衅,哼!

沧旻噗嗤笑了起来,抱着她,小心的亲吻着她的脸颊。认真的说道:“丫头,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一直对你好,可是,我想要娶你,想要你变成我的,或者我变成你的,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丫头,我想你做我的妻,一辈子把你绑在身边。人生有太多的变数,我真的太害怕,没有办法想象你的身边站着的那个人不是我。”

这三年,他曾经无数次被这样的梦境惊醒,他的丫头没有离去,可是她却在这样的时间里爱上了别人。

沧旻甚至在梦中落了泪,幸好真的找到了,一切都没有发生。

可是,人生还很长,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他希望可以在可以的时候就抓住她的手。

羽抿唇一笑,主动抬头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傻瓜。”她这三年都没有喜欢上别人,之前的十几年也没有在乎过别人,居然还会让他有如此大的危机意识,真的是个傻瓜,可是这样的傻瓜,却是她喜欢的。

“丫头……”沧旻迷茫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这是算什么意思。

羽白了他一眼,真的傻瓜!

轻哼道:“看在你这么乖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激动的男人紧紧抱住,那种欣喜若狂和小心翼翼让羽欣喜又心疼。

今生,何德何能,能遇到这么一个人,为你欢喜为你忧。

一辈子,还有什么可求?

突然想起上辈子,小时候听过的一首歌。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执子之手,走遍山川大地,同欢笑,共悲喜,一生足矣。

次日。

素寒笙来找他们的时候,却看到早已经人去楼空。

桌上放着一封信,潇洒的写着几个字。

大哥,此去一别,江湖再见!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