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异眸暗帝,请接嫁 > 第296章 大结局

第296章 大结局

“嗯?夜兄……你,怎么,走了?”

百里景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夜未央消失在假山方向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跟着夜未央而去。

“夜兄……你去……哪?等,等等我。”

他醉的特别厉害,跌跌撞撞的,总是摔在地上,然后傻笑着爬起来继续跟着夜未央。

相比百里景禧,夜未央其实还好,他喝的酒没有那么多,但也是醉了的,虽然不至于摔倒,一路上走路也是左晃右晃的。

百里景禧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没办法,他根本就追不上夜未央。

他越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越难受,但是却醉的无法思考,只不过他的心在告诉他,他很难受。

直到走到一处院子里,他靠在院子的门口,再也走不了了,看着前方点着灯火的房间。

夜未央此刻就低着头站在房间的门口,百里景禧就这样看着,看着。

他靠坐在地上醉的再也站不起来,一抹脸,自己怎么会流泪呢?他明明是在傻笑着,为什么,会流眼泪?

这条路,是通往傅以涵院子的路,他每日都会走上无数次,然后就像现在这样,安静的站在院子门口待上一会儿再离开。

百里景禧流

着泪,意识渐渐地消失,靠坐在门口慢慢的睡了过去。

话说,夜未央在傅以涵的门前站了有一会儿了,他晃着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这可恶的酒,后劲怎么就这么大,他感觉自己越来越醉。

借着酒劲,他还是推开了门,一下子冲进了房间,摇摇晃晃的险些跌倒,一路上稀里哗啦碰撞倒了很多的装饰,这才摸进了傅以涵就寝的内室。

傅以涵刚刚洗完澡,穿着一身洁白的里衣正准备睡觉,听见外面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不习惯陌生的下人服侍,府中负责服侍她的丫鬟,她都打发她们去睡了。

她起身往外走,就看见夜未央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还一边摇着头。

“你怎么了?怎么喝的那么多?”

傅以涵扶着他,却被他霸道的一把搂在怀里。

“小涵,小涵,我的,小涵,我的,属于我的。”

嘴里喃喃着,他就像一个小孩子抢回了最心爱的玩具,一把抱起傅以涵就上了床。

傅以涵愣住了,他如此准确的找到了床的位置,和他进来时那副路都走不稳的样子完全不符啊。

还不等她继续想,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来。

当他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

,一边小心翼翼吻上自己的唇的时候,傅以涵大脑突然无法思考,只剩下热情的回应。

第二日,日晒三竿,百里景禧才悠悠转醒,他扶着自己疼的不得了的头下了床,任侍卫服侍他穿上衣服。

“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已经午时了。”

“午时?”百里景禧抬起头一看窗外的太阳,可不是已经午时了吗?他何时这么晚起过。

“朕怎么睡了这么久?头好痛啊。”

“回皇上,您昨日与源池陛下喝酒喝到深夜,还禀退了微臣,臣等……臣等是在皇后娘娘的院子门口发现您的,就将您扶了回来。”

“喝酒?和夜未央?”

百里景禧坐在那里扶着头,努力回想着昨日的情景,却只能想起一些零散的片段。

但,以他的聪明,这些片段也足够让他明白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糟了。”

百里景禧跳了起来,扔下手中的帕子就跑了出去。

不管不顾的闯进傅以涵的房间,果然,房间里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只有桌子上,还留着一封信,洋洋洒洒的大字写道:

“皇位和孩子都归你,至于小涵,我带走了。——夜未央亲笔。”

“夜未央你这个王八蛋。”

百里景禧疯狂地将

那封信撕的粉碎,转过身来,毫无形象地冲那些亲卫大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啊。

就算把天翻过来也好,给我把他们找出来。

去,快去!”

“是!”亲卫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

百里景禧转身一拳打在桌子上,将桌子打的粉碎。

“夜未央,你算计我,谁允许你把她带走的,我只不过是输了一顿酒……”

五年后。

四国统一,在百里景禧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样子。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站在大殿之前,眺望着宫门的方向,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

“父皇,今日是逢儿的生辰,你说母后会回来看逢儿吗?”

百里景禧和蔼的在百里逢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母后当然会想要回家给逢儿过生辰了,哼!只是你爹估计还是会像往年一样,找出诸多借口阻拦。”

百里景禧说道最后气的牙痒痒,但是想着自己规划的事情即将实现,心情又好了起来。

“逢儿啊,父皇有些话想对你说。”

“父皇请说。”百里逢眨着天真的眼睛等待着百里景禧的套路。

百里景禧清了清嗓子。

“咳咳,你看,是这样啊,你已经五岁了,是一个大人了,父皇

决定……**给你。”

百里逢满脸黑线,谁家孩子五岁就是大人了?

“父皇,百姓社稷如此之重,逢儿尚需历练,恐怕不能胜任。”

“诶,逢儿不要妄自菲薄嘛,朝堂上不是还有三舅舅辅佐你呢吗,父皇相信,在三舅舅的辅佐下,逢儿一定会是一个好君主。”

“可是父皇,三舅舅今日还在家里发脾气骂您,说是朝务繁重,您都推到他一个人的身上……”

“能者多劳嘛,逢儿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百里景禧打断百里逢的话,像变戏法似的从袖子中拿出一份圣旨递过去。

“给,圣旨父皇早就拟好了,你小子好好干,最好今日就上岗。”

说完,他潇洒的掉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

“恩,看来今年一定是被夜未央破坏了,安宁不会来了。”

“父皇,你不做皇帝了,那你去哪里呀?”

百里景禧转身。

“我去你母后的院子旁边也盖一处院子啊,这样就能天天见到你母后了。”

“可是父皇,你半年前盖在那里的院子不是被爹爹炸掉了吗?”

百里景禧腹黑的笑了一下,幽幽道:

“那个王八蛋,他手上就只有一个炸药包而已,不足为惧,不足为惧!”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