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太子爷的剩货女友 > 番外全文(下)

番外全文(下)

第五章 大团圆

自从华伟宁说了那句“Happy ending”以后,至今已经两个年头。还真被洪世皓当初猜中,华 夏两家自从华伟宁求婚成功以后,每个新年都聚在一起渡假。而今年,傅蕾紫减刑释放后,还多了傅家。

因为夏添从年初一说到年三十,从年三十说到年初一,都是有一句话——我干儿子的媳妇就是我夏家人,她的家人,也是我夏家的人。

这话一出,说得傅智斌也变成了“封建后人”。

这时,夏丞昕侧卧在度假屋外的秋千上,闭着双眼面对着海岛上热情的阳光。紧身无袖上衣,跟白色的热裤甚是撩人。这时,傅蕾紫捧着一盆水果来到她面前,笑了笑:“小姑子倒很悠闲!”随后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

“当然,阳阳长大了,有异性没人性,都寄居唐伯母那里了。我爸闷起来倒烦到你们了!”夏丞昕莫名感慨,扩大相像道:“他可是有能力让智斌哥归顺他的财务公司的,到时候兰亭语就少了一个人才。你说他这不是跟我对着干吗?”

“干爹是气你罢了。”

“我有什么好气的?”她用慵懒的语气回应道。聪慧中带一股孩子气,傅蕾紫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华伟宁会被深深吸引。全因为这份直来直往的真切。

“小外孙啊!”她也不妨单刀直入。

“他一个夏东海还不够热闹吗?”夏丞昕想,万大事,还有个侄子替她撑着。

“其实……你应该恨我才对,要不是因为我,现在……”

这时,夏丞昕坐起来,叹息一下道:“不准这么说。首先,我没怪你,千真万确!至于,小孩的事情是我跟伟宁之间的决定。我们都喜欢小孩,但爱情又让人贪心,相信你也懂,就算生活不断储积都还是觉得不够。鱼和熊掌又不能兼得。所

以想两个人多处一两年再欢迎一个新分子。”说完,拣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你们还真是注定的,估计没有婚约还是会在一起。以前伟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只有冲动,没这么周详的计划跟共识。”见夏丞昕吃得津津有味,她也捡起一颗葡萄含进嘴里一咬,瞬的想吐出来,奈何要顾全一下形象,大声道:“哇,这么酸,你怎么吃得了?”

“很酸吗?我觉得刚刚好。”

带着丝丝疑问,傅蕾紫吃下第二颗。结果忍无可忍,几乎要伸出手指叫夏丞昕扣喉催吐。

而夏丞昕用鄙夷的眼神看了她一下,颦眉道:“不是啊,真的刚刚好,还真谢谢你,带了这盘水果来。这个月一直想吃这些酸酸的零食,忘了带上岛,现在不知到哪里买。”

“什么?这个月?你跟我来!”说罢,放下水果盘,把夏丞昕拖进屋。

傅蕾紫三令五申让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不要乱动。说:“我呆会回来,坐好!”

她坐着疑问:什么啊?突然神经兮兮的。

这时,傅蕾紫正要发散度假屋的佣人去把全屋子人都找来。女人跟女人好说话,正好碰上江芷慧,她上前说:“慧子,你怀孕头一个月有什么症状?”

“呕吐、睡不着、挑食的什么古怪症状都有,怎么了,你有了吗?”

“不是!是丞昕。她……可能自己怀孕了也不清楚。”

傅蕾紫这消息一出口,江芷慧立刻反应过来,说:“厨房正好在做鱼丸子,一试便知龙与凤。”说完,冲往客厅,找到了夏丞昕的身影。笑嘻嘻道:“终于找到你了,小姑子!”

“我?”夏丞昕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下,“什么事。”

“我带你去厨房,有你最爱吃的汤泡鱼丸子。”说完,连拖带拉的把她拉进厨房,不一会,傅蕾紫只见一

个“高妹子”身影匆匆从厨房往洗手间跑去。

傅蕾紫立刻冲上前问:“这代表……”

“你分析正确!当年,夏丞昕中华伟宁第一枪就是这个样子。”江芷慧轻描淡写,却字字说出重点,“我……该先找谁?”

“带她回房休息。然后,把大哥找来,然后再告诉其他人说她不舒服都去看她好了。”

“唯有如此!恐怕旅程要提早结束。”江芷慧在洗手间外摊着双掌小声道。

经过夏丞殷起初判断,他帮床上的妹妹盖好被子,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些,说:“的确跟上次的症状一模一样。待会休息好了,就去附近的药店买个验孕棒确定一下吧。英语四六级,伟宁应该还可以。虽然在这里是夏季,但现在空调不要调太低了。”

在场人刹那一脸尴尬。

“大舅子的意思是?”华伟宁完全懵了。

“恭喜!收拾心情,准备当老爸!”

“我会的。”

说完,华伟宁关上门,转身拄着床边宠溺问:“让你休十个月产假好不好?”

“十个月,你当我是猪吗?”夏丞昕捧着他的双脸道。

“没办法,谁让我的夫人对自己的身体根本不长心眼的。”他拨了拨她的刘海,“孕期前8周最需要的是静养。根本不适合海岛度假的,下午还要上游艇,让人担心。你对自己的身体变化都不上心的啊?”

“我什么都很清楚,只有对自己傻乎乎的,所以才需要你啊。”

门外的人群听了都不好意思打扰。

“真好,看来这样是错不了!”江芷慧翘着夏丞殷的胳膊边走边说,“未来9个月吃饭都要迁就她不要煮鱼了。”

陈奕菱扶着华商的胳膊道:“现在昕昕怀孕初期,最需要是补给营养。还好害喜还不太严重。只是这里都没什么补品。”

这时夏添插嘴道:“补品这些不急不急,丫头的身子

可没以前那么虚。我看她对海产味特别敏感,太补就免了。”

走在前的夏丞殷扭头道:“就是,姻伯父姻伯母,医学角度来说,像平常一样均衡营养,多吃维生素就行,不用过份紧张。回去后我会给小妹介绍一个好医生。”

“世侄现在算是名医,你这样说了,我们听就是。反正高兴,这事可喜可贺!”夏添不忘高兴地打圆场。

“哎,我记得丞昕跟我说过最想跟伟宁多独处些时间,丞昕现在不太适宜出海。不如借此机会,我们下午照常出海,他们两人看家好了。”傅蕾紫提议道。

“不错啊!”一群人异口同声。

“可是昕昕这是第一胎,两个人都没什么应急经验,不太好吧?”陈奕菱显然有些担忧。

“不会才要先实习!”夏添乐呵呵道,“那是我女儿,我还没你紧张,放心吧,你也应该相信伟宁。”

远在新加坡的唐沐俊收到华伟宁的信息后,在视频对话里调侃道:“你俩的任性终于要终结了!要是生个女儿咱来结个亲家。”

夏丞昕抢着说:“才不要呢,你们唐家已经拐走一个夏阳阳,休想拐我女儿。”

吃过午饭的夏丞昕精神好了许多。而一家人通通出海了,她却连逛沙滩的机会都没有。

知夏丞昕者莫若华伟宁。他伸手逗了一下她没精打采的脸说:“想出去了吧?”

“没有……”显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回答。

“不会说谎还学谁说谎呢?”华伟宁宠溺地弹了一下她的额角,“快上去换件松身点的衣服,为夫带你去逛沙滩。”

夏丞昕轻轻抚着额角傻傻看他。

“去逛沙滩,散散步,顺便买一堆可口的零食。”

“好!就买穷你的钱包。”

“So what?我的钱包什么时候不是拿来纵容你任性的?现在多了个孩子,早就准备倾家荡产了。”

夏丞昕站起身,双手拄着桌面俯视他笑道:“倾家荡产就有点言重了吧,不过口甜舌滑这必须得改。”说完,她转身上楼。

不一会,她换好衣服下楼终止了华伟宁的傻笑。

一身柔软松身的白纱裙,太阳花头饰扎起的小发髻,显得活力四射。让他冉冉想起去年还有些问路的问过她是不是那间大学的学生。当时他还以为她吹牛。

“So beautiful!”他站起身,正要张开怀抱迎接她。

“好啦!快走吧。”

两人出了门,搭上公共汽车,就到了镇上的沙滩。沙土上拖着松糕凉鞋有点步履艰难,不久,夏丞昕的腿便酸起来。夏丞昕正要蹲下 身脱凉鞋。

华伟宁放开她的手,走到她前面,弯腰半蹲道:“上来吧!”

“人太多了!”夏丞昕环视一下四周,尴尬道。

“这里情侣那么多,谁看你?听话!”华伟宁用轻命令的语气说服她道。

“我现在很重喔!”夏丞昕欣喜笑着像是提醒。说完,伏上他宽大坚实的后背。

“傻瓜,跟你在一起,就要接受你的一切。是轻是重又怎样?是你就行。而且背你是我自愿的。就算七老八十这个后背只许你跟咱们的孩子趴。”穿着短裤拖鞋,背着她在沙滩上漫步,即使汗流浃背也不觉辛苦。

夏丞昕从小背包里拿出纸巾,温柔地帮他擦去额上的汗水小声调侃问:“七老八十的时候,你还有这么好力气吗?”

“你这是取笑为夫?你应该天天祈祷我身体健康,将来我老当益壮!你才有福气。”

……

沙滩一段浪漫交心,华伟宁一路上在沿街旺铺给她挑了不少零食。

就这样……时间甜蜜中流逝,剧烈疼痛一瞬,数人挂心期盼数时,新生命降临于世。

为二人原本甜美的生活添上热闹、趣味与新一份责任。开启新故事。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