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妖孽王爷财迷妃 > 第158章 大结局

第158章 大结局

凡路过之处,狱卒莫不恭卑行礼。

这样一个亦如天神下凡般的男人,走到哪儿,都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仿佛能净化空气,净化丑陋。

萧月菡见他如此说来,不由愈渐慌乱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祁墨,你什么时候出现在此的,可有听到什么?”

见她如此,夜祁墨这才轻启薄唇:“方才。”

闻言,萧月菡这才松了一口气:“那……月……月菡就先告辞了。”

见张晓涵离开了,魏天雪这才胡乱的朝夜祁墨行了一个礼:“王爷。”

眼睛,却是不敢直视着他。

夜祁墨看着她单薄的样子,眼中的冰冷早已化为一滩柔情和心疼,却没有为她做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立着。

两人皆默不作声,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过了良久,静静望着她的夜祁墨才缓缓开口道:“若我真和月菡白头偕老,你当真不会有一点舍不得么?”

他注视着低着头没有任何动作的她,温柔的说着。

低着头的魏天雪听到他说的话,猛地一怔,抬头之时,四目相对,撞入他的一汪柔情似水,充满着希翼,静待她的回答。

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就只是温柔的一句话,却已经让她不可自拔。

她双手轻绞着腹前的衣裳,想到自己欠张晓涵的一切,这个不属于她的时代,她又有什么资格再谈爱情?

闭了闭眼,她终于正视着夜祁墨,一字一句回答道:“我一介无用的女流,何况如今正承受这牢狱之灾,怎有资格与王爷谈论舍得与舍不得。”

而在她说完的那一霎那,清楚的看见,夜祁墨的蓝眸中划过丝丝受伤:“一个人若是心中不曾装有另一个人,什么资格与否,不过皆是拒绝的托词罢了。好,本王知道了。”

看着他眼中的失望,魏天雪不免难心痛如绞,却只能在心中重复着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她给不了他给不了你一切,只能做如此抉择。

“你能否告诉本王,顾若枫是谁?”他负手立着,终于问她,眼中却没有冰冷,只有温柔。

魏天雪顿了顿,忆道:“我旧时所爱之人,他不在这个时空,和我一起,**活在2015年。”

夜祁墨望着她的一颦一动,对她所说的这一切似乎没有任何诧异,只是问道:“如今可还爱么?”

听闻这句话,魏天雪梗咽了。

默了半天才缓缓开口道:“……爱。”

闻言,夜祁墨笑了,笑容却让魏天雪觉得伤感无比,心疼无比:“好,本王答应你,终有一日,你所爱之人,必定

会与你携手一生。”

他说完,不再看魏天雪,转身离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魏天雪产生了强烈的不舍,竟然有种想挽留住他的冲动。

忽然想到他的伤,魏天雪这才开口喊了出来:“王爷?”

听闻她唤他,他顿停住了脚步,“嗯?”

她的那句“你的伤可有好转”话到口边最终变为:“没什么……谢谢你屈尊来看我。”

“再不会了。”他回眸对她一笑,白衣决然而去,不曾回头一次。

魏天雪的目光直落在他离去的背影上,直到白影完全消失,也不舍得离开视线。

明明,心里无比想挽留……

牢房外,等在外面的追雨见自家主子出了牢门,面容亦如以往平静,似无任何事发生。

“主子,我方才见萧小姐出去,她怎么会……难道那件事真和她有关系么?”见王爷出来,追雨皱眉问道。

昨日鸳鸯门的人连夜追查,才确定了萧月菡的真实身份,原来,她竟然是皇上身边的人,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竟然连鸳鸯门也瞒过了,可见实力之强悍。

夜祁墨看了一眼发问的追雨,半晌未曾答话,转头深深望了一眼身后的牢房,轻启薄唇道:“去阳和殿。”

还没待追雨反应过来,他已经迈开步子朝朝前走去。

“主子,咱们去阳和殿干什么?”追雨追上他的步子,疑惑的问道。

他们主子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以揣摩了。

夜祁墨头也不回的朝皇宫内院走去,蓝眸微眯,望着正阳殿的方向道:“他一心想要置雪儿于死地,不就知道她是这些年来唯一能使我屈服的软肋么。”

“主子,难道您是想要……”追雨恍然大悟,却深知,主子已然做了决定,就算他想要阻止,也是无力回天。

正阳殿内。贺兰光正伏案批着走着,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奏折上的字里行间,得失早有定论。

正专心时,便见总管太监急忙进来回话:“皇上,祁王爷说有急事要见您,这会儿已经进来了。”

听到“祁王爷”三字,贺兰光老眼中划过一抹精光,“嗯”了一声,道:“朕知道了,你去门外守着,无事不得让任何人进来。”

刚吩咐完,便见一袭白衣之人早已立于殿中。

贺兰光并无意外,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奏折,望着白衣男子笑道:“祁墨,这么多年了,这是你第一次主动见朕。”

夜祁墨淡淡的立着,目光异常冷冽,启唇道:“若非因为她,我只愿与你死生不复相见。”

听闻他决绝的声音,贺兰光却

略一神伤,倘若慈爱的道:“你我本是父子,这又是何必?”

闻言,夜祁墨嘴角弯起一抹冷笑,蓝眸直视着他,散发着冰冷的光芒:“父子?你安安心心当着自己的皇帝,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何曾想过你犯下的罪行?”

贺兰光略微叹气:“当年我是真心喜欢你母亲,想纳她为后,若非她抵死不从,你如今也得名分。”

“这名分在你心里金贵,对我来说却是恶心的东西,你弑杀盟弟,夺其美妻,不配做这天下的皇帝!”夜祁墨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个冰箭射-出,字字句句冷然无波。

闻言,贺兰光的面色先是黑沉,而后竟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贺兰光的儿子真是有出息了,别忘了现在可是你求我的时候!”

“若我不求又如何?”

“不求?你即是劫狱救出魏天雪,可别忘了,魏政一众人可在我的掌握之中,难道你真忍心丢下他们带着魏天雪远走高飞不成?”贺兰光一甩龙袖,冷声道。

沉默一瞬,他望着夜祁墨,玩味的道:“这么多年,你不是一直在寻找亡国夜国之**,你亲生的母亲么?”

闻言,夜祁墨平静的蓝色冷眸终是微微波澜,“你……”

原来,他这么些年一直在寻找的人,竟然是在他手中。

他虽是小小的波动,却让贺兰光很是满意,“我会告诉你她在那里,但有个条件,你必须将你所有的势力归附与我,并且,让萧月菡成为你的正妻。”

夜祁墨白色兰袖下的拳头不自觉握紧,半晌才道:“好,只要她无事,我可以答应你。”

他说出口的话却让贺兰光着实意外,原本以为像他这般自尊心极重且高傲的人不会轻易的答应自己的要求,最起码也要一番折腾,竟不想他答应得这般爽快。

笑道:“朕倒是没想到你会如此轻易便答应,看来抓魏天雪果真是一良策!”

“萧月菡是你的人,你既然能让她设计陷害雪儿,便早已想到今日,你便知道我不会再反抗你,多说又有何益。”夜祁墨不再看他,只认了这事实,似乎与他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口水。

“朕的几个皇子中,也就你最是聪明,可惜,若非你身世见不得光,朕当立你为太子。”贺兰光叹息道。

夜祁墨抬眼冷冷的看他一眼,“你只得记住你我之间的约定即可!若是食言,倾尽我毕生所有,也必覆你江山!”

说罢,白衣飘裾已出了阳和殿。

望着他消失的方向,贺兰光面色沉静下来,负手唤一声:“来人。”

总管太监应声进来,俯身道:“皇上有何吩咐?”

“拟旨,吏部尚书萧月菡贤良淑德,赐婚祁王爷为正妻!”贺兰光鹰眼半眯,负手吩咐道。

总管太监立即应下:“是,奴才这就去办……”

几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鹅毛大雪纷飞。京城内家家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尤其是礼部尚书府,更是一片气派喜庆,大红灯笼大红喜字张贴,更是门庭若市。

原因是今日尚书大人的女儿萧月菡即将出嫁,而她所嫁之人,也是全京城所有女子的梦中佳人——祁王爷。

雅乐阁的房间内,铜镜中一个身穿凤冠霞帔的女子美丽不可方物,尤其是她面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更是养人。

与这派喜庆景象不同的是,刑部的牢房内,被释放的魏天雪一身布衣站在牢房外,伸出略显脏污的小手接住一片雪花,它却立刻融化在温热的手心,不作任何停留。

不久,一辆豪华的马车迎着风雪在她面前停下。

魏天雪转眼望去,才见魏政和四姨娘苏琴从马车上走下。

此时的四姨娘一身素锦衣裙,头上玉簪束发,全然不见当初不受待见的模样。

再看魏政小心翼翼的扶她下马车,眉目怜惜,魏天雪便知道,此二人已然是又重新携手了。

二人见魏天雪一身布衣站在牢房外,皆湿了老眼。

魏天雪入狱的这几个月,魏府一直被皇上变相的软禁,他们知道后日夜担心,今日终是得见天日,天雪也平安出来。

“雪儿,你受苦了。”魏政握着魏天雪的手,老泪抑制不住的落下眼眶。

魏天雪也湿了眼睛,强笑着道:“爹,女儿没事,只要你们没事便好。”

亲人的重逢交谈让魏天雪的心暖起来,这时她却见魏政有些闷闷不乐,担忧道:“爹,四姨娘,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了?”

“没有,爹只是愧疚,祁王爷为了救你,答应和萧小姐完婚,而我老夫,却无以为报……”魏政擦净老泪,神伤难以自控。

闻言,魏天雪心中如造雷击一般怔呆在原地:“您说什么,完婚……夜瘟神怎么会,怎么会……”

她以为自己不会去在乎了,可在听到这一消息是,心还是不由自主的疼起来。

“这是他托人给我的,说是只要将五珠集合,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见到相见的人,让你去追寻自己的幸福。”魏政将一个袋子递给魏天雪,想到夜祁墨将这个交给他时说的那一番话,明明是在乎,明明是不舍。

缓慢的伸出手去接着魏政递过来的袋子,魏天雪打开来看,是四颗灵珠,四个不同的颜色,散发着明耀的光芒。

珠子原本是金木水火土五颗,现在血玉土珠还在相府,集齐五颗,便可合成血玉珠,让她回到原来的地方……

看着这四颗珠子,魏天雪忽然想到十月在牢房时夜祁墨对她说的那番话,原来,他是牺牲自己来救出她,原来他说的让她和所爱之人携手一生,竟是这个意思……

泪水一点一滴不自觉的从眼眶滑落,泪水滴落到晶莹剔透的珠子上,魏天雪像是痴呆了一般,看着那珠子一动不动。

魏政从袖中摸出血玉土珠,递给魏天雪道:“雪儿,王爷说土珠在你房间,让我一并带来给你。”

泪水模糊了双眼,魏天雪梗咽了一下,终究伸手去接过血玉土珠。

将五珠放在一起时,它们迅速离开了袋子,悬在半空中发出了巨大的光芒,最终合为一体,成为一颗血红色的珠子!

巨大的光芒照耀在魏天雪身上,她抬头去望时,那刺眼的光芒钻入她的瞳仁,脑袋一阵胀痛起来。

白色的光芒最终照映出一点一点的画面,就像是一个记忆回放机,所以的片段都在脑海清楚的闪现。

只见,青色山巅上,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孩和一个眉目精致的小女孩手中握着一块血红色闪耀光芒的石头。

夕阳的光辉映得男孩儿的脸温暖如斯,漂亮而带着稚气。

“墨哥哥,这块儿血玉这么漂亮,咱们把它打磨成一颗珠子怎么样?一定很漂亮!”女孩儿满眼希翼的望着男孩儿提议道。

男孩好笑的摸了摸女孩的头:“傻丫头,这可是千年血玉,据说是凤凰血遗落凡间而成,也就你想把它变成一颗平凡的珠子。”男孩垂眸想想,温柔的看着她道:“好吧,竟然雪儿都说了,那咱们就用内功打磨怎么样?”

“哼,你明明知道我内力不如你还这么说。那你来,我要珠子里面刻有我的名字!”女孩儿不服气的嘟着嘴。

见她生气的模样,男孩的蓝色眸子中满是宠溺:“好,雪儿只管吩咐便是,墨哥哥一定照做。”

女孩儿思忖一下,捡起树枝在地面上写上两个男孩儿看不懂的字符:“TX”……

画面又一次转换,女孩儿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建有紫色宫殿的山峰,她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记忆中有一个温润的男孩儿。

当她看见一袭紫衣的南君时,以为,这是记忆中的那个温润男子。

后来,她和他一起训练,奊尊告诉她,这是她年轻的师父,是这世上于她最亲的人。

他对她很好,她也自然而然的习惯依赖于她,云倾族身体的封印使她忘了她的儿时曾出现一个叫做夜祁墨的男人……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