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异能妃:霸上药罐王爷 > 第082章 尘埃落定,幸福生活

第082章 尘埃落定,幸福生活

可是他们心有恐惧和不骂也不敢说出来皇上的手段一向很狠辣。

“报!殿下,城墙那出现情况!”通报的士兵急忙的跪倒他们的面前。

“什么情况竟然这般的慌张?”南齐凛并没有责备他,能够这般失态肯定是因为有大事发生。

“殿下,皇上他他把镇国将军的夫人掉在城门上,她、她她……”

“你说什么?”烈火猛然站起身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居然敢对她娘下手,南齐毅果然是好样的!

愤怒至极,烈火将手中握着的杯子狠狠的甩了出去,她的目光中充满狠厉。

“小火儿,别着急!”南齐凛见她反映这么大,急忙的站起身将她扶住。

“阿凛,走,去城门口看看,我倒是要看看南齐毅将我娘怎么样了,要是我娘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的饶不了他!”烈火的脸阴沉的如同暴风雨来临一般的让人惊骇。

“走!我没事!”见南齐凛犹豫,她又坚定的说道。

“好。”南齐凛知道无法阻止她只能相陪。

父皇说的没错,这个南齐毅就是个暴戾之人,对待大祁的功臣都能如此,以后朝堂之上,肯定都会受到他的荼毒,所以,他一定要把他给拉下马。

城墙之外,当烈火看到沈丹蓉真的双手绑在城墙上突出来的一根粗棍上,整个身体豆子啊半空中摇晃时,她心中充满无线的怒火。

真的是太可恶了,简直就是个禽兽!

“别着急,我肯定会把岳母给就下来,你先别着急!

她越是一言不发,越是沉默,南齐凛就越害怕,这么长的日子一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脸色是如此的可怕。

“阿凛,攻城!立刻!我要手刃了他!”

“火儿,现在攻城不理智,我们从长计议好吗?”听到她现在就要攻城,南齐凛有些吃惊。

“相信我,你看这是什么?”

烈火伸出右手,意念一动一朵火莲出现在她的手心中。

“这……”南齐凛被她手中灼热的温度给惊到了。

自从那次她昏迷清醒之后,她的火系异能就失去了作用,每想到她现在竟然恢复了,而且他能感受的到这朵火莲比她以往织出来的威力更加强大。

“攻城,这城头上的士兵我能全部给你杀了!”烈火眼中的狠意达到最高点。她的火系昨天才恢复,而且竟然突破了第四层,现在她绝对有能力施展大规模作战的异能

战技。

南齐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说道:“好!”

“先把我娘救下来!”

“好!”

彼此相视一眼,默契自然流露出来。烈火右手食指一甩,一丝微小的火星便直直的飞向绑着沈丹蓉的绳子。

在绳子被烧断的一瞬间,南齐凛快速的飞身出去将沈丹蓉接住然后轻松的抱回。

烈火见状,双手合一,然后想前推开红彤彤的火焰在她的前方出现,她整个人仿佛笼罩在火光之中。

“那女人怎么……火!好哒的火!”城头上的士兵惊骇道,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而站在烈火身后的士兵们也吓得不清,他们王妃这是在烧火吗?她是怎么把那么一大团的火给搞出来的?

“去!”烈火大喝一声,她面前的火团瞬间化作一道道红色的流星雨纷纷向城墙上方飞去,瞬间火光四溅,惊叫声,被火烫到的声音此起彼伏。

“攻城!”南齐凛将沈丹蓉带到烈火的身旁,然后翻身上马,抽出战刀发起作战的声音。

“战!战!战!”这些士兵从来不有见过这种场面,但是他们都知道现在的局面对他们有力,这一切都是他们王妃的功劳。

战意就像眼前飞溅的火花在他们的胸膛中燃烧!

城墙上的士兵死伤惨重,接住烈火的又一把火,南齐凛很快就将城门攻破,势如破竹的冲到城中。

“火儿。”沈丹蓉惊魂未定,看到自己身旁站着的是失踪好几个月的女儿,所有的恐惧害怕都化作了浓浓的喜悦。

“娘,是我,让你受苦了。”烈火也很高兴的拥抱住这个母亲,顿时觉得心头暖暖的。

“火儿,你怀孕了?”沈丹蓉感觉到她凸起的肚子,惊讶的问道。

“嗯,娘你要当外婆了。”烈火微微一笑说道。

“好好好,娘的小火儿长大了也要做娘了。”沈丹蓉高兴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娘,我们先回营地,这里交给阿凛,放心他会将父亲和大哥救出的,我们站在这里不安全。”烈火扶住沈丹蓉,带着她往回走。

烈火很清楚她现在身体很沉重也帮不上大忙,万一被有心之人捉到就成了南齐凛的软肋。

“好,火儿走慢点,娘扶着你。”沈丹蓉终于能放下心来,凛王回来了,这京城相信很快就要易主了。他们一家也很快就恢复到以往的欢乐之中。

南齐凛带领的军队如潮水般汹涌,很快就将京城中各个制高点全部占

领。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着占领区的百姓秩序。

“报,皇上,城门被攻破!”

“报,皇上,凛王殿下已经攻破我们第二道防线!”

“报,皇上,列将军他们全部逃离天牢聚集旧部赶着和凛王殿下会和!”

“报,皇上,宫中出现内乱,有些妃嫔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一道道的情报接连不断的报向皇城之中的金銮殿,站在下面的大臣听得心惊胆颤,恐怕,他们面前的这个皇上要倒台了,那他们怎么办?

一时间众朝臣心中摇摆不定。

“逃跑?敢给朕逃跑?来人,见到宫中有人逃跑,杀无赦!立刻执行!”南齐毅脸色阴沉的说道。

“禁卫军,龙虎军,集合!朕要亲自去和南齐凛决一死战!”南齐毅大步离开大殿换上一身作战的盔甲,出城迎敌!

他心中也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南齐凛占据着绝大的优势,但是他也不是软脚虾好欺负,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

很快,南齐凛的军队已经攻到皇城门口,南齐毅一身金黄色战甲在阳光下熠熠发光,闪着令人畏惧的霸气。

南齐凛一身银色战甲,气息沉稳,无所畏惧的看着骑在骏马上满眼杀意看着自己的南齐毅。

“大皇兄,好久不见!”南齐凛率先开始打招呼。

“真是好久不见,她呢?”环视一圈,他并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南齐凛微微一笑,如沐春风,他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于是他淡定说道:“内子孕中不易行走,大皇兄可不要怪罪!”

听到他的话,南齐毅的眸子瞬间变得狠厉无比,他怎么忘了在她离开之前就已经有了身孕算算时间她现在的月份是很大了。

“大皇兄,你束手就擒吧,本王不想和你刀兵相见!”南齐凛收敛住笑意,语气平淡的说道。

那风轻云淡的表情在南齐毅看来简直是嚣张异常。

“你不想,可是朕想!”决一死战,成王败寇,这是他和南齐凛之间的斗争,不死不休!

“大皇兄,你看这是什么?”

南齐凛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从怀中拿出那枚令蠡城众人吃惊的害怕的虎符。

阳光下,它通红似血,接受着众人的敬仰。

“那是?”

“虎符!”

不仅南齐毅惊呆,他身旁的禁卫军和龙虎军也是一震,接着全部跪下。

“站起来,虎符消失几代,怎么可能会在他的手中出现,肯定是假

的,赶紧给朕都起来,准备迎敌!”南齐毅气急败坏的喊道,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不可能!

“是真是假你应该很清楚,大皇兄!”依旧是不急不躁的声音。

南齐毅很清楚,虽然这些禁卫军和自己的亲信龙虎军现在都是听命与自己,但是虎符一出,所有的兵权就会全部的击中在持有人的手中。

即使是亲信军队也不能违抗这个规矩。怎么可能?这代表他还没开始决一死战就已经输了?

不行,绝对不行,即使军队不能够在参与作战,他也一定要和南齐凛决一死战!

眼中划过一丝决绝,南齐毅抽出战刀,夹紧马肚,向南齐凛冲了过来。

“南齐凛,朕一定要和你决一死战!不死不休!”南齐毅疯狂的喊着。

南齐凛眼睛眯起,强烈的战意也喷涌而出。

“好,那本王就和你决一死战!”

“驾!”南齐凛也同样的迎了上去。

这是他们二人的争斗。

两方的军队就这么看着两方的主帅开始决斗,一百招、三百招、五百招……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胶着那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分出胜负。

二人站在大口的喘着气,手中的剑依旧是指着对方。

南齐毅阴厉的双眼泛着冷光,南齐凛今日你一定要死!

手腕翻转,几枚针尖反黑的银针出现在他的手中,别怪他狠,他一定要死!

南齐毅趁他喘息之间手中的银针飞快的甩了出去,只是没有击中目标,就被呼啸而来的一团火焰融化掉了。

“真是没品,居然使阴招!”烈火冷冷的声音传来。

南齐凛回头看到自己的小妻子逆着光走来,又温润的笑了起来偶尔享受一下娘子的保护也是很好的。

南齐毅瞳孔紧缩看着缓慢走来的女子,她眼中一片鄙夷之色让他觉得窒息。

走到南齐凛的身边,烈火费力的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对于这个阴险小人,你何必和他讲道义,一个人搞不定他,一群人群殴打死他!”

“呵呵,呵呵。”南齐凛没有说话,只是乐呵呵的笑着。

南齐毅听到她要群殴自己,脸都黑了,恶狠狠的瞪着她。

“瞪,使劲的瞪,一会儿你可就没机会了。”烈火冷冷的看着他。

“你就这么恨我?”

“你说呢?把我娘掉在城门上,我就给你判上了死刑。”

“死在你手上也挺好的,这样我

就能看到我的水儿了,你不是她,不是吗?”南齐毅突然笑了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笑的如此大声。

烈火右手中出现的火莲陡然消失,随着他的话颤了一下。

最终她还是说道:“是,我不是水儿,也不是列火!以前的那个人早就死了。”

南齐凛的瞳孔紧缩,不过很快的释怀,她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他爱她,她是他的妻,她的肚子里还有他家的小闺女。

重要的是他这辈子认定了她,他要她以后的每一天。

当然,肯定会有惩罚的。

“是啊,你不是她。”南齐毅似怀念的说道。

“好了,你知道了答案,为了阿凛的安全,也为了我的安全,你还是要死!”烈火漆黑的瞳孔没有任何情绪,很平淡的陈述着这件事。

右手重新出现火莲,这次烈火毫不犹豫的丢到了南齐毅的身上,很快,微风拂过,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众人目瞪口呆,南齐凛紧紧的抱住烈火,似要将她融入骨血之中,永生永世不分离。

一月之后,凛王南齐凛登基为帝,年号显徽。

王妃烈火封为皇后,废除六宫,独宠一人。

三月之后,皇后诞下公主,皇上大喜,封为端雅长公主。

几年之后,大祁在新帝的治理下国力更加强大,百姓生活安定,国富民足。

御花园中。

“父皇,我要蝴蝶蝶,你不不给我抓到,我就让母后拧你的耳朵。”小丫头叉着腰,奶声奶气的威胁着对自己一脸宠溺的父亲。

“好,父皇怕了你还不行,乖乖去母后那坐着,看父皇给你捉蝶。”南齐凛摸摸小丫头的脑袋,让她去找坐在一旁悠闲嗑瓜子的烈火。

小丫头屁颠屁颠的跑到一身红衣的美妇身旁,伸出胖胖的小手求抱。

烈火很开心的将闺女抱在怀中,笑意吟吟的说道:“雅儿看好,要是父皇抓不到,母后就把他的耳朵拧的红红的,好不好?”

“小火儿,为夫的心都要被你给伤碎了。”南齐凛哀怨的看着她。

岁月静好,充斥着欢声笑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享受着生活。

(全书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