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肯阅读 > 锦屏春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相思病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相思病

周汉宁待女儿如珠如宝,得知徐若普此人之后,他立马派人彻查徐家,将其上上下下,祖孙三代,事无巨细。

徐若普是家中的嫡长孙,下面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还不满五岁,是个黄口小儿。

查了又查,无功无过。

沈凤舒看着周汉宁紧皱的眉头,轻声劝道:「你爱女心切,但也不能鸡蛋里挑骨头啊。再说了,徐若普这个人到底怎么样,还要慢慢看。」

周汉宁抚了一下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轻抚摸:「着急的人不是你吗?」

沈凤舒笑笑:「真是冤枉。」

周汉宁轻叹道:「若要我说,没人能配得上咱们的女儿,谁也不配。」

「那就不让晴儿出嫁了?不如封她做官吧。」

周汉宁转身,一把搂过她的腰身,让她紧紧挨着自己:「这是什么玩笑话!」

「我才不是说笑呢。」

沈凤舒依偎在他的身边,微微垂眸:「你是知道我的心思的。晴儿素来行事大胆,也算是有勇有谋,一点不比男孩子差。若是身为男儿身,就算不考科举,也能做些顶天立地之事。」

周汉宁赞同点头:「那当然了。不过还是女儿好,要是儿子我可不舍得让他勤学苦练,受那么多的罪。」

「这婚事,我也只是说了几句而已。皇上一直放在心上,想来也是为了咱们少操些心。毕竟,你一直有打算要带我离开京城,孩子们想让咱们静静心,出去走走看看。」

周汉宁握紧了她的手:「趁着我的身子还有力气,趁着……」

他话锋一转又道:「三山五岳,寄情山河,我实在不愿你再守着这座宫城。」

沈凤舒知他的心思,他的身子时好时坏,到了冬天时常咳嗽,膝关节和腿骨也会阵痛难耐。

叶虞城说过,以后他的身子会越来越脆弱,喜暖畏寒,最好搬去四季如春的地方生活比较好。

沈凤舒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云州。

周汉宁身为太上皇,在朝中仍有不大不小的威慑,云州距离京城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还有现成的行宫,稍微休憩一下,便可安居。

沈凤舒慢慢俯下身子,轻轻拥抱周汉宁的肩膀。

「我们去云州,或早或晚。」

周汉宁重重点头:「好。」

不过,他的目光略过纸上的那两行字,还是忍不住念了出来:「徐若普……」

沈凤舒忙替他合上桌上的信纸道:「别想了,先让皇儿去试试他吧。」

三日后,徐若普又来觐见皇上。

周安庆等着他说出口的名字,谁知他竟然跪地请罪,说自己实在想不到有谁可以配得上公主殿下。..

周安庆笑了笑,说他在耍滑头。

他故意吓他,说要治他的罪,砍他的头。

「个个这样无用,朕还要你们作甚!」

徐若普满头冷汗,咬紧牙关,迟迟说不出求饶的话。

此时,殿外忽然响起一阵轻笑。

「这一点大的事,皇上就要砍人家的脑袋了。」

周安晴迈步入内,一身湖蓝,清雅秀美。

她望着弟弟笑了一笑,挑挑眉道:「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不劳皇上费神。」

徐若普闻言下意识抬眼看去,就见周安晴走到御书案前,居高临下也朝着他看了一眼。

他从不知长公主是何模样?

今儿初见,瞬间失去了心神。

巧目倩兮,水波盈盈。

周安庆本想和姐姐玩笑几句,然而,当他看着徐若普呆呆的眼神,忍不住轻轻一笑,对周

安晴使了个眼色。

周安晴也看了过去,和他的视线对个正着,他呆愣愣的,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红了脸。

呵呵,好一个呆子。

周安晴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气,因为她的婚事闹得沸沸扬扬。

之前只有父皇一个人着急,莽撞行事,现在是母后和弟弟也跟着一起添乱。

她不能对父皇母后发脾气,也不能对皇上不敬,只能难为难为这个徐若普了。

周安晴故意走到他的面前,低头看他,目光清澈明亮:「你看什么呢?」

徐若普恍然大悟,登时又磕头在地,结果发出砰的一声。

周安庆又挑挑眉,莫名想笑。

周安晴垂眸看着徐若普宽宽的肩膀,淡淡道:「你既是个读书人,就该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皇上让你们为朝廷做事,你们事情还没做成呢,先把自己的脑袋给丢了。」

徐若普有点懵,清清嗓子道:「回殿下,皇命不可违,臣也是不得不答应,不得不举荐!臣不止一次地和皇上说过,殿下乃是千金之躯,非凡之人,绝不是常人所能妄图匹配!臣,字字句句发自肺腑!」

周安晴蹙眉:「你说这话,是说本公主嫁不出去吗?」

徐若普闻言又是一身冷汗,忙道:「臣万万不敢!」

周安晴轻轻一笑,继而又道:「以后甭操心本公主的婚事,先保住你的脑袋瓜要紧!」说完,轻盈迈步走出内殿,只留满地馨香的气息。

徐若普恍恍惚惚,心神俱失。

悄无声息间,有个小小的种子在他的心里生了根。

它静静地落,静静地长,静静地开了花。

自从那天之后,徐若普便落下了相思病,时常发呆,时常站在一处地方半天不动。

宫中派出去的探子时时刻刻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再回去传话。

周安庆陪着父亲下棋,听探子来报,故意气得扔了棋子:「真是不争气,我还以为他是个聪明能干的人。没想到,这家伙吃面也能烫到嘴,走路还能撞到墙,简直就是个废物啊。」

周汉宁皱眉深想,觉得不对劲儿:「他之前也这么行事荒唐么?」

「回太上皇,回皇上,徐大人之前利利索索的,做事果断,走路似风,这几日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邪,丢三落四,恍恍惚惚。」

周安庆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朗朗。

周汉宁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儿子沉声道:「你小子不老实啊。」

「父皇,您还不明白?这个徐若普是被姐姐迷住了,害了相思病了。」

什么大学士,什么大才子!还不是一眼就被人迷了心魂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